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END)

09/


佐助最先感到渴,渴得不行,然后感觉饿,被自己嘴里浓烈的血味一刺激,胃里更是一阵痉挛,他想起了鸣人。佐助猛的站起来,眼前一黑,脚步不稳的退了一步却踩到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他听到一声微弱的抽气声。

“鸣人?”他眨眨眼睛,等眼球重新充血,黑点消失,少年依然苍白的脸上却是掩不住的高兴。

鸣人看起来不太好,他变回了小狐狸,蜷在一起。

“你哪里受伤了?”他问。

鸣人摇头,“你能带我回家吗?”

一瞬间佐助几乎以为他是要和他一起回他的家,佐助轻轻把他抱起来,“你的家在哪里?”

“我喂你喝了一点我的血……你只要凭感觉一直走就可以……”他的蓝眼睛慢慢合拢了,佐助...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08)

08/


佐助是突然惊醒的。他感觉自己似乎一下子睡死过去,睡了好久好久,可一睁眼看到依然明亮的天空他才稍稍安心。他看了眼表,自己竟然才睡了一个小时。佐助抬手按向太阳穴,又一下碰到手指上的伤口,他眉毛皱紧了。

纱布里的伤口似乎已经发炎了,有一种怪异的肿痛感……

不过拜这阵疼痛所赐,他的大脑清醒了不少,佐助不怎么温柔的叫醒了鸣人,两个人又继续向前赶路。

这期间没有人说一句话,鸣人坠在后面哈欠连天,佐助则越来越焦虑,他不停看向四周,突然脚下猛地一停,后面的鸣人鼻子毫无预兆的撞在他的后脑上,疼得他登时蹲在地上,泪花都飙了出来。

“你……”“鸣人,...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06/07)

06/


“哦?是吗?”

鸣人用爪子摸了摸下巴,“我在里面看到的和你完全不一样。我看到自己又长出了好几条尾巴,我刚想去数到底是几条,就看见我竟然从红色变成了金色!还是发光的!你能想象吗!……但是我看的时候感觉心情挺轻松的,没有你那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佐助点点头。


这一晚,佐助睡得很不安稳,他不记得具体梦到了什么,只是被从四面八方注视的感觉像不透风的黑布包裹着他,让他感到窒息。

等他难受的挣脱梦境,分开粘着的眼皮,发现火还未完全熄灭,森林里静的吓人。

他感觉口渴,不由恍惚的向旁边弯下身子去够背包。

怎么被扔得那么远...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05)

05/


“这是什么?”

红色狐狸抓着手里的巧克力板,好奇的跑到他旁边。

“和被你偷偷捡走的那东西差不多用处。”佐助手不停,继续搜索记忆里指路魔法图阵的细节,把它画在一块平滑的石面上,用今早拜托小狐狸……哦不,鸣人他去找来的紫烛藤,报酬就是他正吃着的巧克力。

“这个?”

他不知从哪里又把那个魔力摆变了出来,佐助看了一眼,发现这只昂贵的物件又不乱摆了,正稳稳的指着拿着它的鸣人。

果然是不好用了。佐助心想。

画好最后一部分,佐助割破左手小指,滴了两滴血在最低点上,然后低声吟诵了两遍相同的奇怪咒语。

“是什么意思?你刚刚说的?”

佐助看...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03/04)

 #佐鸣#


03/


佐助走进这片森林已经三个小时了,他又从斗篷的里兜拿出圆形的银色小表仔细看了一下,确认表针是在正常走着的,才稍微放心。

看来与魔法无关的东西都不会受到影响。

他走到一棵折倒的朽木旁,卸下行囊坐在上面,拿出一个半掌高的金属立件,有点像沙漏的外形,但中间是一个从顶部垂下来的小摆锤,此时正毫无规律,可怜兮兮的胡乱摆着。

这是一个魔力摆,注入魔力后就会在一定范围内指向魔力最汹涌的方向。佐助就是担心辛辛库克森林的范围太大,量程会过限,特意花了大价钱买了量程最大的一个,结果还是这么不中用。

这片森林说不定已经上百年无人...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01/02)

#佐鸣#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


01/


“佐助?”

“佐助!你等我一下!”

被叫的人不动声色的拽拽宽大的袖口,穿梭在拥挤课休走廊里的脚步反而更加快了几分。

“哎!!”

后面有点不顾形象的女性声音却惘然不顾,用了点违反校规的小手段,轻松拽住了佐助的胳膊,她向来胆大泼辣,倒是不害怕被有心人举报而受到惩罚。

“什么事?”

佐助知道自己逃不过了,于是不留情面的抽出自己那只可怜的胳膊,冷淡开口。

“你还是不准备召唤魔物使吗?”


哦饶了我吧!又是这个破事……


佐助在内心无力望天。

自从他升入二年级以...

奥金尼茨

#佐鸣#

>目录


OR .07


“嗯————,现在也很像样嘛!”鸣人绕着萨德转了两圈,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嘻嘻……”萨德摸摸自己脑袋上那堆乱糟糟的栗色卷,傻兮兮的也冲着鸣人笑。

他背上背着的俨然正是那件双手剑。剑身漆黑,剑柄上盘桓着细密繁复的古纹刻,里面流淌的红色的宝石光泽,一个艳丽,一个暗淡枯涸。在厚韧的甲牛皮鞘顶端上有个勾烙的金盏菊纹样,那是复仇者尤里的族徽。当然,现在早已不会有人再用这个徽样了。它已是不祥的象征。


两把剑并没有太长,比断肋还要短上一截,是普通剑类携器的长度,可萨德身量还没长成,又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背在他...

奥金尼茨

#佐鸣#


说好的更新(和自己说好的。。


<<OR.01 OR.02 OR.03  OR.04 OR.05 


OR.06


这次较量持续了很长时间,并不是说鸣人的实力不如他夸下的海口,恰恰相反,就算是看不出其中技巧细节的人,也完全看得出鸣人在整个过程都是处在游刃有余的上风,尽管他手里只拿着那么一个滑稽的细杆子……

对面的大块头恐怕却是对这不敌的实力最清楚不过,在打架这方面,他不是什么新手菜鸟,差距悬殊他敢于承认,可这不代表他乐于承认……金头发的少年穿着最...

奥金尼茨

#佐鸣#


<<OR.01 OR.02 OR.03 OR.04


OR.05


身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佐助闭着眼睛没去理会。

“喂,你到底叫什么啊??我总不能一直这么喂喂的叫你吧?!”

静悄悄。

鸣人蹲在那儿等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对方不是在琢磨什么,而是压根没打算理他。他两条眉毛一拧,感觉特别不满,鼻子皱得老高,立刻就要锲而不舍的问个清楚,结果一个音还没等飘出来,对面的家伙却突然睁开了双眼,鸣人吓得一口气憋了回去,这家伙的眼睛可真黑啊……他脑子里没由来的蹦出这么句话。佐助可没管他脑袋里想着些什么,他轻巧旋身,伏蹲在围墙边上,另一...

奥金尼茨

#佐鸣#


<<OR.01 OR.02 OR.03


OR.04

“原来是用来吃啊!!怎么不早说呢!我也拽回来一只不是?!”那个金头发的白痴嘴里嚼着一大块肉含混不清的说着。

佐助只垂着目光看自己面前的火架子,手里扦着的肉也吃得仔细,完全不像饿了两三天的样子,这与他的习惯有关,而且胃里空了这么长时间,一狼吞虎咽吃进去恐怕立刻就要呕出来。

这肉倒是没什么怪味,反正他现在基本也尝不出来到底有什么味道,嘴里咬这几下跟嚼着块热胶皮没什么区别,还不知道吃完这东西会不会中毒,至少他之前可从来没听说有人把扎克这东西烤了吃的……

“你吃饱了么?我这里还...

1 / 2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