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END)

 

09/

 

佐助最先感到渴,渴得不行,然后感觉饿,被自己嘴里浓烈的血味一刺激,胃里更是一阵痉挛,他想起了鸣人。佐助猛的站起来,眼前一黑,脚步不稳的退了一步却踩到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他听到一声微弱的抽气声。

“鸣人?”他眨眨眼睛,等眼球重新充血,黑点消失,少年依然苍白的脸上却是掩不住的高兴。

鸣人看起来不太好,他变回了小狐狸,蜷在一起。

“你哪里受伤了?”他问。

鸣人摇头,“你能带我回家吗?”

一瞬间佐助几乎以为他是要和他一起回他的家,佐助轻轻把他抱起来,“你的家在哪里?”

“我喂你喝了一点我的血……你只要凭感觉一直走就可以……”他的蓝眼睛慢慢合拢了,佐助的心脏好像突然丢了底,他叫他,“鸣人?”

“鸣人?”

“……恩?”

“你不是说你本来就是人类的样子?怎么又变回了狐狸?”

“都说了……我就是长成那样的……你又听不懂……”他含糊回答。

“那……你家远吗?”佐助干巴巴的搜刮着话题。

平时都是鸣人一直在和他说话,此时的佐助完全找不到要说的话,却又不得不说,好像有什么在催促着他,说什么都好,他只是不想看到鸣人闭上眼睛,他不想看到鸣人安静下来,不能……忍受鸣人悄悄离开他,哪怕是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不远……我们走近路……”

“那……”“佐助,你别再和我说话了……我想睡觉……”

佐助一顿,他收紧手臂,“你想和我一起到这个森林外面吗?”

鸣人睁开眼睛,“可是……你不是说这森林外面有很多奇怪的坏人?”

“是这样没错……但,还有更多的好人,温柔的人,各种各样有趣的东西……”

“……像佐助一样温柔的人吗?”鸣人看上去提起了一点兴趣。

佐助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垂下黑色的睫毛又慢慢张开,露出里面令人动容的眸光。

“要比我温柔,”他说,“要我听我讲吗?”

鸣人点了点头。

 

这一路并没有走太久,不到半天,佐助就在钻过一段黑暗潮湿的石壁缝隙后,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光芒晃到了眼睛,他用手挡了一下,可再将手拿来时他情不自禁露出震惊的表情。

面前一望无际的土地,包括他脚下踩着的地方全部是湿润的银色泥土。

他曾听说过,当一个地方的魔力强度超过沸值时,所有土属性的物质都会变成银色系,他一直以为这只是个传说,在如今亲眼看到之前。

佐助抬头,个别的巨大天空红棉花朵几乎触碰到他的头顶。他感到身体里的魔力充盈起来,温暖舒适,这大概就是整片森林魔力最强的地方了,没想到是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站在这个地方。

佐助按照鸣人的指示,一直向前,直到看见一个巨大的湖泊,像一块被精心打磨过的无色金刚石嵌在地表上,他在湖的边缘站住,“然后要怎么走?”

“……鸣人?”他低头一看,鸣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昏睡过去。

佐助轻轻将他摇醒,“已经走到尽头了,前面是一片很大的湖。”

鸣人眼睛都没睁,说道“继续向前走……”就在佐助几乎以为他在说梦话时,他又说,“走到湖中心。”

佐助看着湖面,平静的像一个美丽的陷阱,他没作太多犹豫,轻轻踏了上去。

脚下传来的接触感明明是踩在水面上的感觉,可他不仅没掉进去,甚至没有一丝丝晃动,就像是踩在很坚硬的水上,这形容很怪,可佐助却一时找不到更合适的描述,他此时的目光完全被湖底的景象牢牢抓住。

整个湖底如一个正放的漏斗,正源源不断向外渗出淡蓝色好像熔浆一样的液体,铺满湖壁,又向湖的中心流去。站在湖的正上方看才发现这片神秘的湖水也被映成这种颜色,梦境一般的颜色。

“看头上……”

鸣人不知什么时候醒了,看起来有精神了一点,正使劲扬着脖子看着上面,佐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他们头顶,这片湖泊的正上方正悬着一块一模一样的巨大湖泊,像一个倒扣的漏斗嵌在红色花海中央,而湖面上也同样站着自己和小狐狸,同样正在仰头看向对面,和镜子里的虚像不一样的是,这一切明明是最不真实的景象,看起来却如此真实。

“那是什么?湖的中心?”

佐助继续向前的脚步放缓。

“恩?他是九喇嘛!我没和你说过吗?”

佐助没有说话,他看着湖中心也就是最深处,一只火红的大号狐狸正安安静静伏在那。

这恐怕就是他此行原本的目的,九尾了。

可是他看到它的一瞬间几乎就可以判断,对方并不是魔物,而是一只力量深不可测的兽形妖。

“鸣人……老夫不是说过,我最讨厌人类魔法师……你忘了吗?”

湖底的狐狸慢慢睁开眼睛,血红的颜色,是上古恶妖的象征。

“九喇嘛!你别那么固执嘛!佐助他可是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师!”

这家伙总能这么无防备的说出些让人脸红的话。

“呵……你连世界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他是最好……”

“呿,就算我见了两个全世界我也觉得他最好!”

当然,这句话在鸣人出森林三个月后,就被他矢口否认了。

但是此时却把九喇嘛酸的不行,它不耐烦的说,“把鸣人放下来吧,宇智波家的小鬼。”

佐助皱眉,“你怎么知道的?”

九喇嘛不屑哼声,“老夫从第一个叫宇智波的人开始就和你们这个姓打交道了!化成灰的模样我都认得出……”

这话要是放在正常情况被佐助听到,肯定激动于它的这番话,可现在他心中已确定了想要缔结永久契约的魔物使对象,于是只是平淡的按照九喇嘛所说,将鸣人轻轻放在湖面上。可让他吃了一惊的是,鸣人就像在真正的湖水上,一下子就沉入水中了,佐助正看着他越游越远,突然听到九喇嘛说,“小鬼,你别想了。”

“什么?”佐助转头问。

“你想让鸣人做你的魔物使,那不可能。”没等佐助开口,它又说,“鸣人他根本没办法离开这片森林。”

 

 

 

10/ 

 

九喇嘛说,他曾经是辛辛库克的契妖,一人一妖在被围剿后躲进这座森林,其中三个最富盛名的魔法师毫无胆怯也一起深入这森林之中。

最后他们在这里交锋搏杀几个日夜,而三人逐渐势微,眼见要被辛辛库克反轧,千钧一发之际也顾不得道德仁义,诱杀了此地的原始灵守,用它的灵髓杀死辛辛库克,并把九喇嘛封压在这力量漩涡中心。

而鸣人就是在这灵魔力量最汹涌的地方,和他的上古妖血融合幻生的半妖半灵的魔物。

“所以他身上流的是诅咒之血,你明白了吧。”

佐助沉默片刻。

“那我要怎么做。”

“无论怎样,我都要他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做我的魔物使。”

九喇嘛眯着眼角笑了,“办法是有,不过要抽干鸣人身上的妖血,全部换成你的血,你愿意吗?”

佐助没再说话,他看着九喇嘛的眼睛点了点头,轻巧又郑重。

“……你这狂妄的小子!你是什么都愿意,还没问过鸣人愿不愿意抽干血!和你走……”“九喇嘛你可真无聊……”鸣人又从湖中心游出来,一扫痛倦般,他不耐烦的白了对方一眼,然后转头对佐助说,“你别听他瞎说了,什么换血……我随时都能出森林的好吧!”

九喇嘛被揭穿,不满的哼哼,“我看你就是被他那副皮囊迷得神魂颠倒了!”

鸣人恼羞成怒正欲辩驳,佐助却突然叫他,“鸣人。”

被叫的狐狸疑惑回头。

“那你愿意吗?和我离开森林。”

佐助觉得他这辈子再不会说出比这更肉麻的话了。

所幸鸣人没让他留更多时间后悔说了不像是自己说的话,他说,“我愿意啊!”

“我要去做你的那什么魔物使!然后去外面吃更多好吃的!!”

虽然佐助觉得最后一句完全没必要加在里面,却仍是笑了,他单膝轻轻点在湖面上,向小狐狸伸出手。鸣人扑动着四只小爪子奋力向他游过来,却在破出湖面的一瞬间变回少年模样,双手勾住佐助的脖子,笑得一脸得意狡黠,湿漉漉的鼻尖抵上佐助的。

佐助跌进两汪蓝过世间一切的湖水里。

 

 

11/

 

清晨,有一点点雾气缭绕,谁也没注意老车站的月台上,站着几天前曾进入辛辛库克森林的英俊少年,只是怀里却多了一只正在呼呼大睡小狐狸。

一只来自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

 

 

END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天使(比哈特)

本来是37贺,结果36下午才开始码,还被嘲“是什么突然给了你信心让你觉得你1w字可以一天码完”这样q……所以心安理得的拖了两周写完w。好久不写他们,完全抓不稳性格辣哈哈!

一个小故事,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哦!还有!我这个号更新的频率堪比诈尸,墙头多乱无节操推荐很杂,所以unfo请随意!

评论(8)
热度(49)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