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08)

 

 

08/

 

佐助是突然惊醒的。他感觉自己似乎一下子睡死过去,睡了好久好久,可一睁眼看到依然明亮的天空他才稍稍安心。他看了眼表,自己竟然才睡了一个小时。佐助抬手按向太阳穴,又一下碰到手指上的伤口,他眉毛皱紧了。

纱布里的伤口似乎已经发炎了,有一种怪异的肿痛感……

不过拜这阵疼痛所赐,他的大脑清醒了不少,佐助不怎么温柔的叫醒了鸣人,两个人又继续向前赶路。

这期间没有人说一句话,鸣人坠在后面哈欠连天,佐助则越来越焦虑,他不停看向四周,突然脚下猛地一停,后面的鸣人鼻子毫无预兆的撞在他的后脑上,疼得他登时蹲在地上,泪花都飙了出来。

“你……”“鸣人,我们有麻烦了。”

他话刚开口就听佐助严肃地截断他。

“怎么了?”

鸣人揉着鼻子站起来,不得不说,他现在一点也不困了。

“刚才我注意了一下太阳,我们走这么久,它却一点变化都没有,无论是位置还是别的东西。而且,现在已经是快五点了,你看周围的天色像吗?”

佐助没注意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鸣人当成是一个伙伴在交流。

他继续道,“我在心里验证过,所以表肯定没问题。那出问题的只能是这个地方,它就像是一个画的再逼真不过的假盒子,我们在盒子一直绕着路。”

“太阳也是假的?”

“有很大可能。而且就我们的状态来看,现在很有可能不是下午四点多,而是第二天早上四点多了。”

鸣人被吓了一跳,又听佐助问,“你知不知道这森林里有没有什么,类似这样可以虚构出一个空间,或是伪装迷惑人的魔物?”

“恩……我还真想不起来有这样的魔物……不过,既然这是个盒子,那就总有四壁,我们冲着一个方向撞出去不就行了!”他用拳头敲了一下手掌。

佐助摇头,“万一这个盒子很大,那不知要多久才会找到其中一边。这里什么都没有,到时候早就被饿死了。”

鸣人又皱着眉想了一下,“哎!你不是会魔法?有没有那种会冲很远的那种!?”

“不行,树这么多,没等到一边,力量就被树干耗光……”

“不是不是!”鸣人忙指了指头顶,“向着上面用!”

佐助立即领会,不禁精神一振,二人对视一眼都有些开心。于是忙去找了一个树木稍少的空旷地方。

 

“就这儿了!佐助你快开始吧!”

佐助点头,从衣服口袋里抽出一只小臂长短的象牙白色魔杖,上面刻满了神秘难懂的图符。

“你怎么把它装进那么小的口袋里的……”

“用一次性变化喷雾而已,用的时候再念恢复咒语。”

“哦……”鸣人似懂非懂,大力摆摆手,“那你继续吧!”

佐助伸出右手,将魔杖指向天空,他先吟唱般的低声诵了一小段咒语,这是非紧急战斗时,更饱满的蓄力方法。

他全身开始有蓝色的电流噼啪闪过,衣袍和黑发轻轻翻动,当周围的树冠都像被这里的力量吸引,叶子乱飞卷绕在佐助头顶时,已经变得刺眼的电流都汇聚到佐助右臂和魔杖上。鸣人跑得远远的,见佐助突然睁开双眼时立刻捂住了耳朵。可奇怪的是,预想的状况并没有发生,所有电流一样的蓝光一瞬间,全部消失了,鸣人纳闷的站起来,刚想询问是怎么了,却见佐助突然倒在地上痛苦的蜷缩起来。

鸣人睁大眼睛,三步并两步飞奔过去。

佐助嘴唇都没了血色,冷汗几乎是一大滴一大滴从额头上渗出来。

“佐助!?”

鸣人手忙脚乱,看到这样的佐助他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佐助没说话,不过看起来还有意识,他像身体不听使唤了一样颤抖着伸出自己的左手,可在半空中艰难僵硬地挥了好几下,鸣人想帮忙却不知他要做什么,正焦急,却听佐助几乎是从嗓子里挤出声音说道,“拆开纱布……”

他忙抓住佐助的右手,把那块纱布两下利落的解开了,几乎是同时从里面飞出了像两三只黑色小虫一样的东西,扑着鸣人的脸,吓得他一闪,那东西立马像烟雾消散了。

等他再一回头看佐助的手,又被面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受伤的指腹上被划开的口子正向外翻开,没有一丁点血,里面的嫩肉里却有一个黑色的正在拼命向里钻的东西。

佐助显然也看到了,他咬牙道,“……把它拽出来!”

鸣人犹豫一下点头,“那你忍住了,最好别昏过去。”

他说着指甲挤进伤口,夹住那东西,用力向外抽出。他本来想速战速决,佐助也不用那么折磨,可猛地向外扯了一下,他不禁心头一惊,被拉出的黑色细小锁链一样的东西好像是活物,在他手里扭动挣扎着,而重点是他一下子抽出了臂长,却依然是短短一截的样子,他稳稳心神继续快速进行手上的动作。

佐助几乎没发出什么声音,可他的表情像是比抽出骨筋的痛楚,有过之尤不及,越到后面锁链越难抽出,它们甚至长出了倒刺勾出血肉,鸣人的汗渐渐流下来,拔出来的东西过了一段时间就会化作烟雾,和最开始向他脸上扑过来的一样。

看着佐助的右面半边脸都开始浮现黑色的纹路,像在尖叫的邪魔时隐时现,鸣人收紧五指一狠心猛然把最后一段从佐助体内扯了出来。佐助发出短促的一声闷哼,黑色的血从手指的位置止不住的流出来,又被脚下的土地瞬间吸了个干净。

这样下去血要先流干了……

鸣人一把捞过佐助到自己背上,可才走几步眼前的森林却像突然活了一样,柔软的翻卷过来。鸣人被迫向后退,这时发现四面八方都是同样的情况,无路可退,他被逼死在原地。

“鸣人……小心上面!”

他一抬头看见一团黑影直直俯冲下来站在他面前,然后一动不动,像一只收翅沉眠的蝙蝠,又像一只巨鸟,弯着脖子将脸藏在羽毛里。

鸣人不动声色的退了一小步,将佐助悄悄放在一个大石头后面,佐助看起来想说什么,可是鸣人只握紧了一下他的手腕。他们两个对视一眼,于是谁也没说一句话。

“看来你们已经完成契约了。”

对方的声音沙哑的从他那黑袍子中传出,鸣人正一头雾水,又听见他继续说,“那我只好先杀了你,再吸光他的血!”话音未落他的双臂猛地展开,下一刻鸣人的眼睛几乎贴上一张苍白的脸,大张的嘴里像是一个要把他吸进去的恐怖黑洞。鸣人想到佐助还在身后,不躲反进,支起手肘向前一冲一撞,下了死力气,那怪物被迫躬起腰他手臂一拦将他一把掀向半空,再从旁起跳,两脚把它踢飞摔撞到对面因为地面翻卷正直直对着它后背的树尖上。没等鸣人松口气,它却在树尖上一下子消散成了黑雾,四周顿时静的只剩他们两个呼吸声,鸣人正疑惑,不禁回头看向佐助。佐助的左手正死死的掐紧右手流血的地方,可看起来似乎没用,血已经变回了红色,正被吸引一般,一点一点流进泥土里。

“他好像死了……你……”鸣人话没说完,一股力量一下把他掼上空中,这力量大得惊人,他的四肢通通被困住,只能无力的感觉脖子上的束缚快速收紧,无法呼吸的压迫让心脏狂跳胸腔慢慢要炸开……

佐助的眼前模糊不清,他稍微抬一下脑袋都感觉天旋地转,他看到空中团团黑雾中鸣人金色的头发,似乎一下明白了那个奇怪的预言……

“快变……成狐狸……”佐助张嘴,却连自己有没有发出声音都听不见,“鸣人……”他耳朵里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他听见自己说,“跑……”然后所有的视觉和意识一起进入了黑暗,昏迷前最后一眼仿佛幻觉般,他看到鸣人变成了被好多条红色尾巴包围的狐狸。

 

 

TBC

 

连名字都没有的小BOSS……可怜

评论(7)
热度(28)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