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06/07)

 

 

06/

 

“哦?是吗?”

鸣人用爪子摸了摸下巴,“我在里面看到的和你完全不一样。我看到自己又长出了好几条尾巴,我刚想去数到底是几条,就看见我竟然从红色变成了金色!还是发光的!你能想象吗!……但是我看的时候感觉心情挺轻松的,没有你那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佐助点点头。

 

这一晚,佐助睡得很不安稳,他不记得具体梦到了什么,只是被从四面八方注视的感觉像不透风的黑布包裹着他,让他感到窒息。

等他难受的挣脱梦境,分开粘着的眼皮,发现火还未完全熄灭,森林里静的吓人。

他感觉口渴,不由恍惚的向旁边弯下身子去够背包。

怎么被扔得那么远……

佐助有一瞬间的疑惑,可就在他抓到肩带时却突然低声惊呼,迅速抽回了手。

“怎么了!”伏在他膝上的小狐狸警觉的被这一声扰醒,他两只耳朵动了动,抬头问佐助

“你怎么了?”

佐助不禁赧颜,他当时是本能反射的发出了声音,声音不大,没想到会把他吵醒。

“没事。”

“……只是手被划到了。”

佐助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感动,为鸣人眼里真挚,甚至带有严肃意味的关切。

他把仍在阵阵刺痛的手指伸到火光明亮处。无名指的指腹有一道短却深的口子,正在向外一滴一滴的冒着血珠。

“看吧,没什么事,上点药很快就会好了。”

鸣人不说话,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从背包里拿出奇怪颜色的药水和纱布给自己绑好。

“要吹吹气吗?”

他忽然又抬头问佐助。

佐助愣了一下,足足两秒,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什么意思,不由面上一热。

“……不用了……”

他说。

然后又暗自懊恼,为什么会为这样孩子气的请求而难为情。

佐助犹豫一下还是摸上小狐狸的后颈,轻轻捏了捏,“继续睡吧。”他说着看向刚才背包所在的地方,那里什么都没有。

可划破他手指的究竟是什么……

 

不知不觉,这已经是佐助进入森林的第四天了。他蹲在岩溪旁,逆着潺潺的水流把水瓶灌满水。一些透明的彩色水生小魔物,躲在石头缝里偷偷看他。

他们很小只,只有人类的手关节长短,簇拥在一起观察了半天,才敢摆着尖尖的尾巴游出来,好奇的绕着佐助的玻璃水瓶打转,其中一个不小心靠瓶口太近,一下被水流卷了进去。佐助有趣的把水瓶拿出来放到眼前,见里面半透明的小东西急得正团团转,发现出不去后,又变化成鱼青蛙小蜥蜴的样子,可惜他们虽是与惑人类魔物同一源种,但却是被进化链早早抛弃的一个分支,是很原始的低级魔物,幻成的对象会被人一眼识破,佐助看着它完全不熟练的变化出人类的五官,放下手正准备把它放掉,却见他突然变成了一只奇怪的黑鸟,佐助的手一顿,刚想看仔细,它就又变化成了其它东西……

佐助若有所思的把它放了回去,重新灌满一瓶水。他看向溪流对面平静又没有任何异常的森林,突然感觉不安的神经正突突跳动。

“鸣人……”

没有回应。

“鸣人?”他转头,看见小狐狸正坐在地上,前爪费力的扒着一个酸莓奶罐,正试图把他卡在里面的鼻子和嘴解救出来。

这副滑稽样子把佐助逗乐了,他站在原地幸灾乐祸看了一会儿对方拼命挣扎的热闹。

这算是给他馋嘴的惩罚,佐助不肯承认自己那一部分恶质的想到。

等他终于心满意足了,才准备上前帮忙,可这一步脚还没来得及抬起,他却突然换上了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这有点夸张,可让他露出这样怔愣的神色也实属罕见。

他的目光都像被施了魔法定住了——

面前刚才还是一只蠢得能把嘴卡在罐子里的红色狐狸,下一瞬间却变成了眼前这个金发蓝眸的少年……

 

而且还是光溜溜一丝不挂的!

 

 

 

07/

 

“我本来就长这样啊!”

鸣人终于如愿以偿的喝光了所有的酸莓奶,一滴不剩,当然,佐助也强迫他穿上了自己带着的衣服。

“就是恢复这样跑来跑去太不方便,容易受伤,晚上又很冷……”

佐助看着他的脸,觉得现在已经有点适应了,他突然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正在舔自己嘴边一圈的鸣人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然后凑近了点看着他的鼻尖,“怎么了?”他问。

佐助简直要被他气死。

“白痴,是你的鼻子沾了东西。”

鸣人拱着手背一蹭,发现是沾了一点奶,于是伸出舌尖把手背上蹭下来那点奶一下舔干净了。

这动作要是由原来的小狐狸来做就再正常不过,可现在由与他差不多高的人形鸣人做出来,总觉得怪怪的……佐助无奈的站起来,说,“我们出发吧,已经休息很久了。”

说完后佐助站在前面点的位置偷偷看了看对方。见他确实能和正常人一样走路才稍稍放心。

“这个穿上。”他拿出一件新斗篷递过去。

鸣人接过去笨手笨脚的系好。

等他走过来却突然抬头对佐助说,“你喜欢我这样子?”

佐助一愣,“什么?”他下意识问道。

“那为什么从刚才起,你总是看我?”

佐助又说不出话了,他突然想不出反驳的理由,难道要说是在看你会不会走路吗?

这也太傻了。

“不为什么。”

这句可有可无的回答显然不能让任何人信服,包括鸣人。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会儿佐助,也不说话。

被看的人前所未有的尴尬,心里恼怒这只傻狐狸让人下不来台。

“恩……好吧!”

最后鸣人说。

好吧什么啊……佐助在心里吐槽,却松了口气。

“你那时候叫我有什么事吗?”他又继续说。

“恩?……哦。”

佐助想起刚才在小溪边确实叫他来着。

“想问你对这一片熟不熟悉。”

他说完却见鸣人出乎意料的摇了摇头。

“这森林很——大的!我也不是每个地方都到过……”

他转着脖子看了一圈,“就像这儿,我就一点印象也没有……”

说话间两人脚步不停向着这片死气沉沉的森林深处走去。

 

这一程走的枯燥乏味,这种情况很容易产生心理时间和实际时间上的落差感,所以佐助控制自己尽量不去看时间。

“怎么还没黑天?……我都要困死了……”鸣人打了个大哈欠,无力的抹了把眼角。

他后半段一直都在打哈欠,要不然就是抱着后脑勺闭着眼睛轻声打呼噜,有好几次佐助看他都要撞上树了,却又及时醒了过来,不禁让佐助有点惊讶。

不过经他这样一说,佐助才突然觉得这一路真是走了太久了,虽然中间也断断续续歇过两三次吃了点东西,可总觉得不够解乏。他第一次拿出当时描上去的地图,又看了眼太阳的方位。

没错,没有迷路,也没走错方向……可还是有什么东西让他不安……到底是什么?

“先休息吧。”

他们原地坐下来,鸣人几乎是立刻就进入了睡乡,佐助也感到很疲倦,尤其是某个不省人事的狐狸还把他的脑袋结结实实压在他肩膀上的时候,佐助几乎是立刻就不客气的去掀那头金毛,没想到一下子竟然没弄动,他有点冒了火,手上带了力气去推,结果这下用力过猛,鸣人整个人哐的折倒在一边,人也醒了,他迷茫爬起来,看得佐助有点歉疚,可没等他歉疚完,对方就走过来不管不顾的坐下躺倒,拉紧斗篷一气呵成。

如果他的脑袋不是正枕在他膝盖上的话,佐助真想为他鼓掌了。他不禁开始怀念起了那个轻轻软软的小狐狸了。

可他现在也没力气去纠正他的脑袋位置,佐助的眼皮也变得越来越重,他摸出机械表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现在是一点半。

竟然才走了两个多小时就这么困了吗?

他这么想着上下眼睑彻底合紧粘牢了。

 

TBC

 

随便看看吧OTL

 

评论(2)
热度(26)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