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05)

 

 

05/

 

“这是什么?”

红色狐狸抓着手里的巧克力板,好奇的跑到他旁边。

“和被你偷偷捡走的那东西差不多用处。”佐助手不停,继续搜索记忆里指路魔法图阵的细节,把它画在一块平滑的石面上,用今早拜托小狐狸……哦不,鸣人他去找来的紫烛藤,报酬就是他正吃着的巧克力。

“这个?”

他不知从哪里又把那个魔力摆变了出来,佐助看了一眼,发现这只昂贵的物件又不乱摆了,正稳稳的指着拿着它的鸣人。

果然是不好用了。佐助心想。

画好最后一部分,佐助割破左手小指,滴了两滴血在最低点上,然后低声吟诵了两遍相同的奇怪咒语。

“是什么意思?你刚刚说的?”

佐助看着血滴沿着线条慢慢的向上移动,说道,“寻找这片森林魔力最强的地方。”

这是个老方法,很慢,却永远不会出现失灵的现象。由于环境所限,他没办法弄到含有足够魔法浓度的媒介液体,更没时间制作,所以干脆用了自己的血。

一刻钟过后,血滴终于停止不动了,佐助想了想,还是把它誊抄在笔记本上,又捡起一支肥大的叶子,用浆汁把石面上的东西擦毁。

“好了……”他正想问鸣人要不要一起走,对方却已经闪电般的跃上他的肩膀。

“我们走吧!”

他自来熟的接了后面的半句话。

佐助无奈的捡起地上的背包,拉起斗篷,带着肩上的狐狸向刚刚血滴指引的方向走去。

 

而在没有人看到的身后,石面却以惊人的速度爬满了一层黑色的苔藓状生物。

 

“你要找的九尾是什么东西?”

“是……一个尾巴很多,很厉害的魔物。”

“唔……我也有很多尾巴,而且也很厉害!”

佐助笑,“我怎么看你就只有一条?”

“恩……我现在变不出,不过有的时候就会出现很多条,但是我没查过是不是有九条……你别再笑了!”

佐助笑意更深了。

“那不如等找到九尾,你和它比一比谁的尾巴比较多?”

小狐狸沉默,像是在考虑这个方法的可行性,“你为什么要找很多的尾巴呢?”

佐助觉得他可能表达的有些歧义,却也没纠正,“我要带它出森林,做我的魔物使。”

“出森林?……森林外面好玩儿吗?”

佐助扭头,看着他盛满好奇的眼睛,突然有点动了要把他带出森林的心思。

“不太好玩,有很多奇怪的坏人。”

最后他却说。

果然他还是更适合生活在这个可以无忧无虑的地方吧……虽然话出口后,他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怅然。

“哦……”

鸣人的反应却意外很平淡。

 

 

“吐温是个容易害羞的……恩,吐温……”

佐助在心里默默想是个魔物。

经过一天的相处,佐助深刻发现鸣人精力充沛,总有很多话可说,刚才他们正谈到他的一些朋友们,当然说是“谈”,却差不多只是鸣人一人在兴高采烈的说,佐助偶尔才会有回应,鸣人虽然看起来有点不满,但这种小情绪,对于他的热情没有丝毫影响。

当他们在黄昏时刻一踏进这片蘑菇林,鸣人就迫不及待为他介绍,他的另一位小伙伴,吐温。

“你看到的这些蘑菇都是他啦!他很害羞的!所以总会藏在其中一只蘑菇上面!”

这种藏法有什么意义吗……谁看到突然出现一片,这么大的蘑菇都会感到奇怪的吧……

佐助看着比他还高两个头,一个个奇形怪状的蘑菇,心里这么想。可他却什么话都没说,跟着鸣人走进去,枯叶在脚下发出绵软的嘎吱声。

“不过,我有小窍门找到他!”

小狐狸又露出得意的表情。

他走到一个蘑菇旁边,坏笑着伸出爪子,轻轻在上面挠了几下,这只大蘑菇没一会儿就簌簌抖了起来,伞冠表面慢慢浮现出像水银一样的液体,“鸣人又是你!”

佐助更加确信了这是个魔物的猜测。这个声音就算仔细去分辨,也根本听不出是男是女,这是野生魔物的一种基本本能,一般不会使用没经过任何处理的原声,或者就是他还没进化到拥有自己的性别,而是还处在一种混沌状态。

“吐温!我交到了新朋友!你看!他叫……”“佐助。”

鸣人奇怪的回头看了佐助一眼,倒也没在意,立刻又兴冲冲的拉着佐助的斗篷一角走近。

“吐温你矮下来一点!”

对方没说话,不过真的把身体扭了几个弯,脑袋的位置调到方桌差不多的高度。

佐助清晰的在上面看到了自己的脸,像水银的伞面就和液态的镜子一样。

鸣人跳上他的肩头,“吐温的眼睛可以预测未来几天的会发生的事!”

“虽然我总看不懂,但还是挺好玩儿的……”他又小声补充。

“吐温开始吧!”

 

镜子里面平静异常,好久都没有任何变化。

 

“怎么回事……吐温,你眼睛不能是坏了吧……”

“鸣人你再说废话我可就走了!”

“哈哈哈!你别生气啊!”

佐助依然全神贯注的看着面前的影像,仍然是自己和鸣人,没有丝毫变化……他正开始有些怀疑时,突然察觉有什么和最初不同了……

是头顶的太阳!

因为呈现的依旧是他们两人的脸,所以不禁会让人忽略了背景的微小变化,这个时间太阳怎么可能还高高挂在天空正上方。

他振奋了一下,一转眼,发现由于刚才一直看着那个奇怪的太阳,不知什么时候他与鸣人的脸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在向着太阳的方向走,此时,太阳又变得很小很小,在画面中的“他”的正前方,他越靠近,太阳就越大,发出柔和的光芒,可是他察觉自己开始慢慢变得不安,总是回头,或左右搜寻,置身其外的佐助仿佛也感同身受般。他不禁皱眉,正不明所以,猛然看见预示中的自己,正脚踩着一只巨大的眼睛,似乎是察觉到被发现,那只眼睛邪恶的弯了起来,瞬间变成了深渊漩涡。

佐助心一下提到嗓子上,突然又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从画面里消失了,而远处的太阳却近在眼前,这时才发现它只是一团裹着金色光芒的几条尾巴,被不知什么时候已变成巨鸟的深渊一口吞进嘴里,画面突然又变回了自己,和同样还在看向里面的鸣人。

 

看来这场预示已经结束了。

 

 

TBC

 

 

 

评论(3)
热度(27)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