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03/04)

 #佐鸣#

 

 

03/

 

佐助走进这片森林已经三个小时了,他又从斗篷的里兜拿出圆形的银色小表仔细看了一下,确认表针是在正常走着的,才稍微放心。

看来与魔法无关的东西都不会受到影响。

他走到一棵折倒的朽木旁,卸下行囊坐在上面,拿出一个半掌高的金属立件,有点像沙漏的外形,但中间是一个从顶部垂下来的小摆锤,此时正毫无规律,可怜兮兮的胡乱摆着。

这是一个魔力摆,注入魔力后就会在一定范围内指向魔力最汹涌的方向。佐助就是担心辛辛库克森林的范围太大,量程会过限,特意花了大价钱买了量程最大的一个,结果还是这么不中用。

这片森林说不定已经上百年无人踏足了,滋生了不知多少大小魔物,甚至是古魔物,绝大多数都不为人所知,魔力纷杂且巨大也是正常,他之前想的怕是太天真了。

佐助一边腹诽现代的快捷工具果然不行,一边一扬手把东西扔到身后,落在一层一层的腐叶堆上发出沉闷的陷落声,紧跟着一声小小的,不易被察觉的咔嚓声,佐助敏锐斜了下眼珠,足足有一秒,他又若无其事的恢复常色,从背包里拿出桑酿茶喝了两口,酸柠檬味的,他最喜欢的桑酿口味。

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似乎要继续赶路,可刚刚喝过的桑酿茶却忘在了原地。

他向前走了差不多有十五步开外,又突然回头,厚厚的野莓灌木里登时发出很大的哗啦啦声响,刚才那地方特意留下的桑酿果然已经不见了,佐助不禁勾起嘴角往回走。

他站在刚离开的地方,好整以睱的看着那片灌木丛。

“还不打算出来吗?”

他笑着。

之后是一片静悄悄,只有偶尔几声奇怪的鸟叫。

“你想一辈子抓着那个瓶子吗?除了我,可是没有办法解除魔法哦?”

他继续诱哄,有点少年式的调皮口吻。

依然没有回应。

佐助心里悄悄叹气,看来还挺倔强的……

“既然你不肯出来,那我只好亲自去抓你了。如果不想永远这样,最好别逃跑。”

他向灌木丛靠近,在站定弯腰的一瞬间,突然一抹红色的影子冲了出来,佐助心里一乐,反手一捞,就逮到一条蓬松的大尾巴。

尾巴的主人似乎是吓傻了,挂在佐助手上,一声都没发出,大头朝下身体僵硬,两只前爪上还牢牢的捧着那个桑酿瓶,看起来有些滑稽好笑。

不错,抓到一只馋嘴的蠢狐狸。

他半蹲下去,把手里狐狸掉了个个,可他脸上还带着的促狭笑意却在见到小狐狸的脸时怔了一下。

它有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

这并不是让佐助怔住的原因,他吃惊的是这双眼睛里纯粹,好像初生在天空上的海,连人类的呼吸都不曾沾染过丝毫的纯粹。

“咳…”

“你乖一点,我就帮你解除粘粘魔法……听懂就点头。”

小狐狸受了惊吓似的微微睁大着双眼,犹豫的点了点头。

佐助心里好笑,觉得这只狐狸实在胆小。

他把手放在桑酿茶上,轻声念了句咒语,瓶子就离开那两只小爪子,乖乖留在了他手上。

小狐狸好奇的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又抬头用那双蓝眼睛看向他。

“好了,现在我有话问你,如果好好回答,我就把这个送给你怎么样?”

他晃了晃手里的瓶子。

“你知道九尾在哪里吗?”

蓝眼睛眨了眨,然后摇头。

佐助不放弃,“那听说过九尾吗?”

对方又摇摇头。

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太急进了,刚进入森林还不到一天,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竟然逮着一只蠢狐狸问九尾的事……

佐助又垂头看它,它也好奇的看着佐助,倒是不怎么怕了的样子。

它应该只是这片森林里滋生出的伴生魔物,说是魔物,但估计级别也是不够,只能算是个通人性的小灵兽吧,区别于普通动物而言。

而且这家伙连话都还不会说,更别说幻形了……是因为比较蠢吗?

他把手里的饮料向前递了递,“喏,这个归你了。”他站起来,刚走了一步,又回头说,“以后可别那么简单就被人抓到了……”他想了想又补充到,“小心被人剥掉你那身皮毛,再把你抓走。”

看到小狐狸果然瑟缩了一下,佐助嘴角不自觉抿住一点笑意。

 

 

04/

 

森林里的天色总是黑得要更早,更迅速。

佐助在光线坠到林稍的时候,就留神寻了一处树木稍微不那么密集的空地,弄了个像模像样的篝火,然后向里扔了两颗“万能虫兽退却雾弹”。

基于之前魔力摆失灵的事,他有些不太信任这些现代便捷工具了,持观望态度在火堆旁观察了有一会儿,确认这驱虫药确实好用,才稍稍放心倚坐在一边。

只一会儿,周遭就换成了黑夜,火光在佐助的脸上明灭跳动,他拿出一卷全是墨字的书借着光一页页翻看起来。

 

“你看的是什么?”

 

佐助惊了一下,他刚刚看得太过入神,竟没留意身边,他回头看向声源,手中暗暗有所防备。
可当看到那双蓝眼睛时,他又浑身放松下来,“你会说话?”

他忍不住问。

“那当然喽!”对方立即说道。它的声音这回听起来更清晰了,是很清澈的少年声音,有点沙哑,这让佐助很意外,觉得与它的形象大相径庭。

“你一直在跟着我?”

“……我!我是因为有点事……正正好顺路!”

因为被拆穿而梗了一下的小魔物,还是不肯坦诚,看样子却是完全无法说假话的体质。

“那你怎么还不过来?”他耐心的保持着扭着脖子回头这个累人的姿势和它说话。完全无视了它后面烂到极致的借口。

小狐狸却似乎不太领情,它蹲在一根稍矮的树杈上,就在光暗的交接处,看起来有些犹豫,佐助也不再说话,可黑色的眼睛带来的却是一种无言的压迫。

片刻,它还是撑不住了,姿势怪怪的跳下来,挪蹭到他斜后一点的位置,佐助正纳闷,就见它下了很大决心般从身后捧出一个小草箩一样的东西,里面装着几只红红的果子。

“给我的?”

“嗯……”狐狸发出闷闷的声音。

他觉得它可能是害羞了。

“为什么?”

其实佐助心里已隐约猜到了答案,却仍忍不住要逗逗它,亲耳听见它的答案大概会更满足。

有趣的满足。

他在心里也有点好笑自己的行为。

“因为很好吃……这种红色的果子……”像是怕佐助不相信,它又连忙补充到,“是我最喜欢吃的!”

佐助失笑,拿了一个咬了一口,浆汁适中,清甜,果肉很好吃。

“你叫什么名字?”

“鸣人!”

“漩涡鸣人!”

佐助点点头,又从小箩筐里挑出一只果子,他不喜甜,可这个味道还真的不错。

“你呢?你叫什么?”

“佐助。”

小狐狸凑上前了一点,挨着他的膝盖抬头看他,“只是佐助?你没有姓氏吗?”

佐助怔了一下。

他来自古老的魔法家族,天生就拥有一个令人艳羡的姓氏,没想到有一天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而且,自己竟也会心存犹豫。

这种情况不是互通姓名那么简单。

与使用魔法阵进行正规的召唤不同,自己诱捕野生魔物作为魔物使的话,需要结契才算是对两者关系的确认。

而结契的第一步就是亲口询问,并正式告知彼此的真实姓名。

宇智波这三个字象征着着强大的血脉和魔法力量,是无数弱小狡猾的魔物觊觎的盛宴。毕竟魔物使与魔法师之间的魔力是一定程度共用的,各取所需,相互制约。一些邪恶的魔物会用很多意想不到伎俩,骗得结契后,榨干对方的魔力,或保持寄生状态,维持生命。

类似的事情佐助听过很多,这让他变得有些犹豫。

他看着对方的眼睛,突然叫道,“漩涡鸣人?”

“恩?怎么了?”

他心里又笑自己未免太过紧张,这样一只毫无防备自报家门的家伙,又哪想得出什么诓人的诡计呢?

野生魔物是最爱自由的,它们同样不喜欢被人类绑在身边做一些自大魔法师的奴仆或附庸,它们善良却机敏,对刚见过第二次的人坦诚自己的全名,实在是天真得很蠢,又……有点可爱。

“宇智波。”

“我的名字,宇智波佐助。”

狐狸果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学着他之前的样子,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

“我记住了!”

“你以后可以叫我鸣人,我就叫你佐助。”

它说完后,佐助也没有给出任何回应,火堆里发出噼啪的声音跳进这短暂的沉默里。它无聊的用爪子摆弄了几下自己的耳朵,大尾巴在身后弯起又放松,终于还是忍不住又问道,“你在看什么?”

佐助笑了起来,他伸出一只手向下,小狐狸无师自通的跳踩上去,轻盈的站在佐助的大腿上,好奇的去看那本厚厚的书。

“你识字吗?”

佐助问。

“当然!我认识很多呢!”

“像这一段!”它红色的小爪子按在书页上,“被平平水林浸过的燕羽在恰好二十三根时,使用星期一咒语,会…会变化为金色粉末……总之,是一种珍贵的条件辅助材料!”

它得意的回头看佐助,样子很像在期待表扬,佐助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它脖子后面的毛。

他没说话,继续看起刚才断掉的地方。

 

夜行动物远远的低呜声断断续续回响在耳边。

 

等到火光渐熄了,佐助才恍然察觉。他合起书,发现狐狸在他腿上已经睡得香甜。

他悄悄扯过一旁的斗篷,把自己和它,都裹了进去。

 

 

TBC

 

 

 

评论(7)
热度(33)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