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01/02)

#佐鸣#

 

 

辛辛库克森林的红色狐狸

 

01/


“佐助?”

“佐助!你等我一下!”

被叫的人不动声色的拽拽宽大的袖口,穿梭在拥挤课休走廊里的脚步反而更加快了几分。

“哎!!”

后面有点不顾形象的女性声音却惘然不顾,用了点违反校规的小手段,轻松拽住了佐助的胳膊,她向来胆大泼辣,倒是不害怕被有心人举报而受到惩罚。

“什么事?”

佐助知道自己逃不过了,于是不留情面的抽出自己那只可怜的胳膊,冷淡开口。

“你还是不准备召唤魔物使吗?”

 

哦饶了我吧!又是这个破事……

 

佐助在内心无力望天。

自从他升入二年级以来,这个问题就像精神魔咒一样,时时刻刻挂在他耳朵边上,他觉得自己饱受折磨,已经濒临极限了,不禁开始怀疑,曾经做的决定是不是真的不太明智。

 

作为历史悠久的高等魔法学院,KAKE有很多富有特色又闻名遐迩的校园条例,这样说或许不太恰当,因为这些条例都是都是学生自发进行的,更像是一种约定成俗的校园风气。

召唤魔物使就是其一。

在别的学院还在比较刻板的,统一考究个人魔法属性,严格把关每个人的魔物使,以使其与主人的力量妥帖匹配达到最大效用值的时候,KAKE学院的魔物使召唤就显得无比自由,充满趣味性,甚至可用浪漫一词来形容,由此深得人心,尤其是女孩子。

标准来说,召唤魔物使的方法当然是要用最最纯粹的心意寻找属性祭品,完成魔法阵,选择一个心灵宁静的时间进行玄妙的召唤过程。可进入兰言士时代后,这一过程发生了古学者想都不敢想的多样化演变。现在的魔物使不禁可以自己用魔法药泥做出来,还可以去专门的商店买到,学生卡证还能打七五折,甚至还可以抽奖获得……

魔物使与魔法师自古以来就没有一对一的规定,当然,缔结了永久契约的除外。但是正宗的,有能力的魔法师一般只会选择拥有一个魔物使。

一是这样对于双方感情的培养更为稳固,默契更深厚。历史上不乏很多被自己魔物使杀掉的魔法师,这类的魔物使会躲进时空空隙里,等待下次被召唤到这个世界,所以心存邪念,或对于自己的能力估计过高的人很容易酿成大祸,这是另外的话题,暂且不表。

还有就是,过多的魔物使并不好掌控,他们多数并不是简简单单魔法生物而已,虽然很多人类自视优于他们的进化体系文明程度,但真正了解的人都知道,人类的智商情商,和所谓人性并不能完全套用于他们。

单纯把他们当作宠物的人类是愚蠢的。

尤其是魔法师。

 

言归正传,KAKE学院的学生在一年级修过魔物理论基础并拿到三次实践的良好分数就可以选择拥有自己的魔物了。

越是优秀的学生越会提早完成,一个光鲜又优秀的魔物使是魔法能力和天分的象征,所以在二年级开始前的假期就有一批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带着魔物使招摇过市,到处炫耀了。

而现在已经要进入二年级上半学期的假期了,曾在开学典礼上致辞的焦点优等生宇智波佐助却依然是孤身一人穿过图书馆,焦糖地下室和排排贴着彩色玻璃片拱窗的教学楼石梯间。

这没办法不引起其他人的关注和好奇,还有随之而来的猜测和询问。

除了家人和朋友,最令佐助烦恼的,恐怕就是学校里是趋之若鹜的女学生了,连他最喜欢的解构魔法学都变成了他的噩梦,在这节校公选课课上,他的四周会坐满女性这种生物,香气攻击让他甚至要看不清教授的脸。

 

——“那个,佐助君…你为什么还不召唤魔物使呢?”

 

佐助几乎可以背下来这句开场白了。

 

可麻烦的是,这不仅仅是句搭话,更是一句隐晦的示爱。

这就是KAKE学院关于魔物使真正的“特色风俗”,根据双方的魔物使属性来判断,或者说是类似占卜一样的预言,彼此是否有成为伴侣的可能。

这关乎恋爱的粉色传统,使得几乎所有刚入学的新生都在向往成为二年级生,拥有自己的魔物使,和一场梦幻的爱情。

佐助当初下定决心不去召唤魔物使也基于此。

为了规避麻烦事,他那时是这样想的。可现在他突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把女人这种生物考虑得太过简单了……

就算他没有魔物使,她们也锲而不舍,看起来有不达目的不会善罢甘休的架势。

 

“可是马上就要举行射金柚大赛了,你……”

“什么?”

“……抱歉,你继续。”

两个人拐到了二楼的连接通道上,人少了很多,被打断话的女生吃惊的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并没有把作为一个绅士刚刚的失礼行为放在心上。

“没关系,你没有听说吗?关于比赛的事?”

“可是每年不是只有四年级生才可以报名?”

“没错,但今年百年结尾的校庆日和赛瑟夫人逝世三百周年纪念赶到一起,学生会就建议今年干脆就一起狂欢,把射金柚大赛报名权限全部开放,变成所有人都可以报名参加的形式,虽然遭到过四年级生的联名抗议,但校方还是同意了。”

该死……

佐助在心里咬牙切齿。

“日期定在什么时候?”

“下学期开始一个月后。”

“我知道了。”

两人之间复又陷入了沉默,佐助一无所觉,他脑袋里全被这刚得到的消息占满了,虽然他脸上并看不出什么。

 

射金柚大赛,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直白得简直不符合它的盛况。

比赛的内容说白了,就是要在赛期五天内,突破重重难关,最终用自己的报名凭证一只凤凰羽尾箭射中那只好运的金色阿斯卢贝尔树柚。

而令佐助郁闷的原因是,这个比赛有个参赛前提,那就是必须与自己的魔物使一起报名。

可恶。

佐助陷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忘了身边还有一个同行的人。

这个比赛佐助已经暗中准备很久了,他并不关心奖金或是稀有宝石魔杖材料这些奖励,他想要的仅仅是优胜者才能获得的,魔法圣地格格山脉的门票。

只此一个的一等奖,他是志在必得。

看来只好尽快获得一个自己的魔物使了。佐助看着懒洋洋伏在巨大梧桐树下打瞌睡的黑猫,走过去摸了摸它的耳朵。它有成年男人的两倍大小,是宇智波家族豢养的飞行兽之一,同一血脉的人不需要咒语就可以直接使用。

佐助站定,心底已是火急火燎,他转身对身后的红发女性说,“谢谢你。”

“香燐。”

“我们下次再见。”

没有礼貌的邀请,只是冷冰冰的再见,可被提到名字的女孩仍是猛地红了脸庞,看着黑猫已经扇动翅膀飞远了,还在向着那个方向挥动手臂,心中激动不已的是“佐助竟然叫了我的名字”,这样一件小事。

 

到家后,佐助几乎脚不停歇的直奔藏书室而去。

整整一个下午他都没有出来,直到晚饭的时候,他才回到房间,换下黑色的术袍,坐到餐桌前,神色颇为轻松。

“父亲,为了准备射金柚大赛,我要请一个星期的休假。”

鼬申请了晓之地的毕业旅行,已经离家半年了,现在家里没有人会干涉他的意见,他相对自由。

“别忘记和你的老师请假。”

只有一句严肃的嘱咐。

“知道了。”他同样回答到。

第二天,他报备好学校方面,又去最大的魔具综合商城买了一些必需品,定了一张到彩虹西市的快列票,对即将开始的,人生第一次独自远行还算抱有一点期待。

 


02/

 

彩虹西市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地,他从家里到这横跨几乎半张地图的距离只用了四个小时,而从这里到市郊的镇上却也要花掉同等的时间。

所以当佐助在落后的绿皮火车上被吵醒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晚霞浸红了半边天,他转头看着玻璃拉窗外背着行囊上下车的人群熙熙攘攘,骑在爸爸脖子上的小孩吵着要吃酸甜平安蛋。

 

辛辛库克镇是个发展缓慢历史气息浓郁的小镇,来这里游玩的人每年也有很多,可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使这个小镇悠哉悠哉的步履加快丝毫,也堪称是有趣的地方之一。

小镇奇怪的名字由来是因为背靠著名的辛辛库克森林。

辛辛库克是初时代前恶名昭著的一个邪恶巫师的名字,称他为巫师是因为他与恶妖为伍的行径,不可否认,他原本是一个天分极高的魔法师。

而最后他被三个魔法师斩杀在这片森林深处,这三个魔法师后来被封为执正三骑士,而这片森林也被人们叫做戮巫森林,辛辛库克森林。

据说当时辛辛库克临死前的悲鸣使周围的阴云翻滚了三天三夜,血液里的诅咒浸透了森林里的每一寸泥土,溪水里的沙粒都变成了红色。

他诅咒每一个踏入这片森林的人都会被妖灵缠身,不得解脱。

这是典型的,在历史事实上进行的过度想象,佐助自然不会相信。

他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是为了捕获一只高等级魔物,这个等级只是暂估,因为这只魔物太过神秘,藏身在这片血雾笼罩的森林里,几乎没人见过它的全貌。佐助小的时候,泡在家宅里的藏书室翻看生僻古书时,就对这只强大又神秘的魔物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他心里一直记得这个念想,而那天一确定要选择一个魔物使,他立刻就想起了它。

记载中只有一个人见到了它,并活着从森林中逃了出来,他在回忆笔记中写道,“她有九条尾巴,魔力深不可测,如果苏醒,将成为人类最恐怖的梦魇。可是她又太过迷人了,尽管只有仓皇一瞥,我也甘愿死在她的诅咒之下。”

这本笔记写的更像是本小说,这也是大多数学者都对它所传递给人们的内容持怀疑态度的原因。他们认为他这只是在极端恐惧的心理条件下产生的错误信息感知罢了。

佐助不关心那些,他只获取他认为有用处的信息,比如,它或许真的是有很多条尾巴,虽然未必是九条。

九尾。

这是人类给它起的名字。

它是一个非常慵懒的魔物,自被发现以来,它从来没离开过辛辛库克森林,这也是佐助胸有成竹赶到这里的原因之一。

 

佐助在报亭里买了一份当地的地图,却遗憾的发现辛辛库克森林只有极小一部分外沿地区有标识,是一个有名的旅行景点,而更往深处,他真正要去的地方却是涂成黑色阴影的禁地。

 

“哦!哦我的孩子,你真的不应该好奇那个地方……总是有不喜欢我谈论那些老话的年轻人……可仍是要说……”

临近森林的一家旅馆老板对佐助打听辛辛库克森林的行为表现出不小的吃惊,他放下手里登记册从老花镜上方打量着佐助,似乎有与他长谈一番的打算。

这可不是佐助所希望的,与其听那些传说他还不如去睡个好觉。

他的房间在顶楼,从三角形的窗户看过去,辛辛库克森林郁郁葱葱望不到尽头,在夕阳下真的像被血色诅咒笼罩一样……他年轻的脸庞上没有丝毫触动,只有不动声色的自信,这让他看起来更多了一丝隐隐迷人的气质。

 

一夜无梦,第二天太阳刚刚跃出地平线,佐助已经在旅馆老板小声的祈祷里,朝着辛辛库克森林走去。

 

 

TBC

 

好久不用这边发文,莫名方

评论(6)
热度(38)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