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御泽#
>#美雪生贺#

>交往前提
>现在真是不止肉渣码不出,连挤个汤都费劲了
orz(御泽不足,自己投喂自己

灵感来源于重温七集(大概?)时,荣蠢小天使被袭击后在半空中挣扎的小脚丫!形状超美味!!(你才是变态吧——





“我可是再警告你一遍!不许在我的寝室乱来!!我两个小时之后绝对会回来!!”

仓持已经走出了好几步,结果又“留恋”的倒回来,对倚着门框正准备关门送客的御幸瞪着眼睛强调。

“是是是!”

这话你都循环了三遍了……

御幸嘴上答应的老老实实,手上却拼命使劲儿把仓持从门缝里挤了出去。

“……世界终于清静了……”他表情严肃的感叹了一句,然后立马就换上一副坏笑的脸。

真是期待啊……

荣纯看到他时的那种表情……




于是,当泽村终于洗完澡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御幸正一脸帅气的靠在床边……睡着了……

泽村的表情确实很精彩,不过御幸却很可惜的错过了。

他小心翼翼的挪到御幸面前,在他合拢的双眼前摆了摆手,又大幅度的做了好几个夸张搞笑的动作,确定御幸不是在装睡,而是真的睡着了后,才双手叉着腰,有板有眼的站直了身体。
这时候可是要做点恶作剧,报复前仇旧恨的好机会,泽村拧着眉毛,认真的想了一会儿。可他似乎总是被别人恶作剧,要真让他应时应景立刻想出一个好法子来,他一时还真没个灵感,越着急越想不出来……

恩!决定了!就先在脸边上各画个三条胡须吧!

御幸小喵……么……

呋呋呋,泽村不知想到了什么画面,无声的捂着肚子笑了半天。
最后拿起水性笔要比划在御幸脸上的时候,手指还有些颤。

结果错过了最佳的报复时机,御幸恍恍惚惚的一睁眼,就看见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睛正认真的盯着自己的脸。




御幸这一突然的醒来,反倒把正准备做坏事的泽村吓了一大跳,他惊得猛地倒退两步,结果绊倒后面的椅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你果然是笨蛋么?!”

饶是御幸刚睡醒,也忍不住为眼前泽村一连串搞笑的动作点赞。
他拍着床笑了一会儿,才发觉有点不对劲儿,泽村依旧坐在地上,连嘴都没还一句。

“喂!泽村?”

御幸止了笑,立刻下床蹲到他身边,“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脚抽筋了……”

泽村大概是觉得说出来有些丢脸,声音完全没了平日里的朝气,带着点连本人都丝毫没察觉的软音,听进御幸耳朵里,就和正耷拉着脑袋,犯了错在撒娇的小狗一样……
他在理智有所反应之前,已经扶住了泽村的后颈,咬上了他的嘴唇。





力道偏于粗暴的吻,在泽村抗拒之前就被伸入了舌头。

“唔……”
泽村的反应有些抗拒,并不是在害羞,他只是完全不明白那个混蛋眼镜突然被触动了什么开关。虽然他会承认御幸那家伙吻技有变好啦,可他现在脚还在抽着筋,完全享受不来啊!

于是,泽村就用力的挣扎,拼命的挣扎啊……

“别再动了,荣纯。除非……”

御幸终于放开了啃咬他嘴唇的动作,用一种温柔又黏腻的距离舔掉他嘴角的唾液,一路磨蹭着,吻到他的耳根,牙齿轻扯着他的耳廓上的软骨,热气全都湿乎乎地,像灌进了脑袋里一样。

“除非,你想让我在这儿就办了你……”

这话要是以往的泽村听来,肯定满脸通红的跳脚了,可现在他脚弓地方的筋像要被什么东西扯出来了一样,根本听不进去御幸说了什么露骨的话。

“很难受吗?我有个好方法哦~”

那混蛋还在说些什么啊?!泽村有点儿生气了,他避开御幸箍在他腰背上的手臂,想要自己去揉那个可怜的脚底板。

可手还没伸出去,却突然被背后那只手拉按在了地板上。

“喂!你闹够了吧!我都说了唔……”泽村的话一下说不出口了,他伸出的手立马弯回来捂住了嘴,虽然他更想挡住眼睛。

“……混,混蛋……你在干什么啊……”

因为御幸竟然在吻他的脚趾。




泽村的脚踝被扣在御幸手里,完全无法得脱,全身的神经末梢好像都集中在了那一只脚上,又痒又麻,他拼命的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身体都开始轻轻的颤抖,眼眶也忍耐的发红。

“你越是这样,会让我更想欺负你哦…”
泽村没管对方在诱导着什么,脖颈偏在一边死死的捂着嘴,一声都不肯漏出来,在现在这样双重的逼紧下,他的脑袋里浆糊成了一片。直到,他足弓的地方轻却清晰地传来涩然的湿濡软感……
仿佛所有忍耐都到了极限,泽村睁大眼睛,上半身都控制不住的弹了起来,脚趾歪扭地绷紧着,抽筋的地方却在这突然的张力下,好像错回原位了似的,恢复了。

他摊开手,有些剧烈的喘气。

“怎么样?这方法好用吧?”御幸有些好笑的看着泽村一脸放松惬意地躺在地板上,这才刚刚开始就这么一副任君品尝的模样,一会儿你可不要哭哦……

“不过,我还真是没想到,你的脚底会这么敏感啊……那接下来……”御幸在泽村疑惑的目光中俯下身体。

“让我继续来看看,笨蛋的身体到底还有什么不同……怎么样?”




宽松的外裤被扯拽了出去,泽村本能地感到危机,他找回一丝清明,想要挽回这似乎要不可控制的局面,至少要先挽回他的裤子……可他一抬头就看见御幸正沿着他的脚踝吻上去,认真仿若虔诚的姿态,泽村一下就像被这种细密又温柔的动作暂时麻痹了一样,就在他的大脑迷迷糊糊的空挡,御幸的攻略已经上移到了他的膝弯。对方的牙齿磨咬着那里的韧带,弯曲的空间里溢满了潮热的呼吸。

“……别再继续……继续这样了……”

“怎么?你明明看起来很喜欢啊?”

“总,总感觉这样很变态……”

“是吗?”御幸这么说着,动作却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他更向外掰开泽村挂搭在他肩膀上的小腿,在靠近腿根的地方吸吮了两口,留下刺痛的红痕,然后隔着内裤轻咬了一下泽村已经半勃起的性器,如愿以偿的听到泽村惊叫出声,和受惊慌乱的小动物如出一辙。
他毫不犹豫的把想要起身的后辈紧紧按牢在地板上,看着他漂亮的瞳色因有些无助而染上潋潋的琥珀色微光。

就像要哭了一样。

“那这样呢?是觉得变态……还是喜欢?”

恶劣而情色的提问着。

泽村没空隙去回答,因为御幸的手已经顺着边缘伸了进去,拇指磨挖着那里的顶端,力道恰到好处,他的喉间流散出软惬的呻吟。

“只你一个人舒服可不行,至于交换条件嘛……”

御幸的话没了下文,他似乎也在急不可耐。可就算他不说,泽村也知道今天晚上怕是又没个好觉睡了……

啊啊!不过怎么想都还真是不公平的交换条件啊!!
他最后残存的理智试图激烈的反抗,不过马上又被新一波的快感淹没了……

嘁!算了……谁让我是这家伙的男朋友呢~~

混蛋御幸~


END

====================================

——课休时段,恶友组闲聊

“我今天在更衣室看到泽村脚踝上有一圈丧心病狂的手指印……我真是不敢想象,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哈哈哈!没你想的那么色情啦!就是昨晚泽村他反抗得太激烈了,一不小心用力过度而已~”

“你这变态!!泽村那蠢蛋果然是被迫的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哈哈!”





【本来信心满满的,就算吃起来没味道,也要码个全套的……结果七天憋出六个字的我(默)生贺写成这样,我该去切腹了(狂摔)

评论
热度(26)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