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无法自救的TreaclyBetrayal

>#及岩#

>一切地点人名都为随意捏造,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chapter. 01

 

无法自救的TreaclyBetrayal


 

chapter. 02

 

“小岩不要再生气了嘛~我们毕竟六年都没见过了不是?光线又那么不好……一下子没认出来也很正常啊!”

聒噪的家伙从认出他开始,就不停的用那种恶心的腔调在他耳旁絮叨个没完,真是不知道他哪只眼睛看出他生气了。

岩泉一丝毫不给他这个所谓的新搭档面子。也是,只是强忍住想要揍他的冲动就已经很困难了,那还有什么闲情去搭理他。

他在黑暗中摸索出公寓门钥匙,这种还用金属钥匙来开门的住房样式已经鲜少看见了。岩泉打开门侧身进去,顺理成章的避开及川挽拉住他胳膊的手。

这样明显不适合男人的肉麻动作,在及川做来却并不突兀,他在小的时候也喜欢这么挂在岩泉肩膀上,后背上。他那会儿没有自己高,两只眼睛总亮晶晶的,想买新玩具平时又攒不下零用钱的他,就用那双眼睛看着自己,故意拉长声音软糯糯的撒着娇,虽然脸鼓得像个肉包子,眼角稍微上扬的弧度却依然漂亮。

可那毕竟是那时,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毕竟是六年前,甚至更久远的事了。

岩泉不想强调对于已成为现在这种身份的人六年会有多漫长,也不知道为什么及川表现的如此自然,仿佛他们六年里从没经历过那次离别。是高明的伪装,还是心照不宣的避而不谈,又或是他已经忘记了……

如果真的忘记那就好了。

岩泉伸手打开屋里的灯开关,及川也走进来,顺便带好了门,身体几乎和他贴在一起,他觉得尴尬,肌肉不自觉的有些僵硬。

“哇!小岩家里可真整洁!”

及川换掉鞋边四处张望,边夸张的感叹。

岩泉撇撇嘴,没做任何回应。当然很整洁,这种一眼就望到底的地方,根本没办法有多乱吧。

简陋的矩式空间里,左面是一个开放式小厨房,右手边的墙角有几个凑不成一组的纺布沙发,沙发对面几步远的地上还摆着一个古董式的放映机,好像在历史课本里出现的那种,还要以数据碟片的形式来成影的。最里面放着一张矮脚床,比一般单人床尺寸略大两圈,深蓝色的被子边角平整的铺在上面。

就是这种天然的律己和一丝不苟,还真是迷人啊……

及川抬步向床边的电脑走去,“小岩~,一定就是这台吧!”

岩泉拧开一盒牛奶倒进燕麦里,拿了个勺子拌了两下,然后走到正在输入代码的及川旁边,递给他。

“喏,冰箱里就剩这个还能吃了。你晚饭还没吃吧。”

及川扭头看他,眼睛里露出类似惊喜的神色,岩泉不知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不明白这到底有什么好值得惊喜,但眼神接触的那刻立即感到不自在,想要避开。

“小岩还是那么贴心呐~”及川明确无误的露出开心到不行的表情,闪亮又带着天真模样的窃喜。

“要吃就别那么多废话!”

“是是!我们看看明天的任务目标吧。”及川没有继续纠缠,他眼神闪了一下,把话题转到了正题上,岩泉顺势去看电脑上的资料,心里有些模糊不清的丢失感,总有什么会变化,这是常理,就像我刚刚也没有去拍他的后脑勺一样,我们都没办法控制改变。

“阿德·派斯特。他是个还算小有来头的人,是已连蝉三年十人位的辛克党一员。”及川拇指和食指在触板轻轻一张,放大那一堆密密麻麻的资料一块,以便让岩泉看清那里写的东西。

“可我想这应该不是会派两个杀手,组成搭档的原因。”岩泉只大致浏览一遍,那段文字无疑是官方的生平经历而已,对于他们的任务毫无意义。

“当然~”及川像听到了意料之中的话,他嘴角勾起微妙的弧度,看起来很是狡黠。这么说着,手里却一下关掉了“TB”的浏览页面。

岩泉愣了0.6秒左右,身体没受控制就一巴掌拍在对方的脑袋上,“你是蠢蛋吗?!垃圾……”川……

在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前,岩泉立刻闭紧了嘴唇,好像再多说一个字就会输一样。

“好疼啊……小岩你下手也太重了……”对于岩泉折断的尾音,及川没表现出异样,好像完全没听出来,只摸着脑袋,努着个嘴,一副真的受伤了的模样。

岩泉恶狠狠的瞪着面前正在装委屈的及川,这威胁再明白无误,如果及川不立马为他刚才的行为做出个合理的解释,可就不是这一巴掌那么简单了。这种输入码都是一次性,也就是说,刚才被关掉的资料页面,他们已经没可能再进去了,而他们才看了什么?几行随便一个搜索引擎输入目标的名字就能看到的东西!岩泉觉得自己没立刻拽着那家伙的领子把他甩墙上去,都算是很照顾他了。

“小岩你太依赖那个啦!”

“那个破资源网只有提供任务目标和期限这些基本可用价值了~”

“小岩还真是可爱呐,竟然还在用这种新手式的收集情报法,我都不敢相信你已经在TB两年……”岩泉如愿以偿的拽着及川的衣领把他的俊脸撞在一旁的书柜上,如及川自己所言,暴力地。

“你再敢废话一个字,试试看。”岩泉看到及川双手举过头顶摇了两下,松开了那只提着衣领的手。

得到自由的及川顺势倚在书柜上,眼睛里的笑意更甚,好像刚才的暴力行为对他来说是得到了什么奖励。

“就像那上面说的,阿德·派斯特,是辛克党的一员。表面上可能连个响亮的党衔都没有,可实际上他却是连接辛克党派内部几个支力的重要人物。”

“党派支力的存在核心性不用我强调了吧,可以说是下一个党首的候选席。他们必须时刻准备自己最光彩向上的一面,来面对给予他们一切的选民。”

及川换了下脚,继续支撑他倚在原地。

“可只要是个人就一定有点见不得光的东西……特别是关于性方面的一些怪癖……”他意味不明的抿起嘴角,露出一种略带轻蔑又像极具暗示,而又不言破的笑容,“而辛克也是个很有意思的党派。”及川只停顿了微妙的一瞬,立刻就又继续说下去,“这是个建党还没过二十年的新党,却几乎一时风头最盛,嘛,不过也是,连进了三年的WPF,虽然没什么话语权,可还是很辉煌的历史了~估计他们自己也不自觉的觉得有可以张狂的资本了吧~”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阿德·派斯特是为这个党派的高层,秘密连线非法性服务的人,没错吧。”

“正解!”

岩泉耸肩,这对于他们两个的任务没什么太大帮助,相反,这太贴近于政治了,及川说得近于调侃,但显然,他所知道的远比这些要更靠近核心。这不应该,作为一个有受雇组织的杀手来说,这很不明智,也很危险。

“所以呢,我什么时候才能把子弹送进那家伙的心脏?”

及川闻言轻轻谓叹了一声,好像辛苦的引诱还是被告知了失败一样。

“明晚十一点整,在小南洋的游轮上,他有个私宴。”

“到那儿之后也许你就明白,为什么会派我这个顶级及川和菜鸟小岩一起搭档的原因了~”

我真想暴揍他一顿!岩泉在心里反反复复的对自己说。

“而且我们以后都是搭档~”及川往嘴里塞了两大口燕麦,脸鼓得像个仓鼠,嘴里的话含混不清。

“那你为什么要把衣服脱了?!”

“哎?小岩你有没有换洗的衣服先给我一套,我什么都没有带过来……我当然是要去洗澡了!小岩,这个问题可真蠢~”

岩泉感觉自己额头上的青筋跳了一下,“别和我说,你要睡在我这儿!”

“这不合理吗?我们现在是搭档了不是吗?”

“别告诉我你以前都是睡在搭档家里!”

“为什么不?!”及川无辜地摊手,“虽然我很受欢迎,可我还是很少和别人搭档的~哦!对了,我内裤也没有带~小岩的就借我一条吧……”穿过的也没关系~及川是这么想的,可他可没那个胆子说出来,恐怕别说睡觉了,立马就会被从窗户扔出去吧……

岩泉看着笑眯眯的捧着几件衣服去洗澡的及川彻,恨不能掐死这个搭档。

对,就是因为这该死的搭档问题,限制了他不能立刻把那张恶劣的皮相揍个鼻青脸肿。他把所有一览无余的柜子都翻了一遍,最终还是发现除了自己床上那条,他没有别的被,甚至毛毯。
他一边试图找出点什么御寒的东西,一边自我纠结,为何一牵扯到及川彻就总会陷入被动。

“小岩在找什么?”

及川已经从洗澡间出来,正赤着上身用岩泉的毛巾擦着头发,下身穿着拿给他的宽肥款短裤,倒是板板整整的系好了。

“你不穿,还让我给你找什么衣服?!”

“怎么?小岩嫉妒我的身材吗~”

岩泉从鼻子里低嗤了一声,继续转头去翻腾,显然对这种无聊的问句不感兴趣。

他正找着,忽然想到床下有个箱子大概放着房东的一些旧毯子。

 

“小岩……”

及川就是在这时,在他刚要弯腰的时候突然从后背箍住了他的身体。

还散着湿气的热度暧昧的贴合在他的后背上,岩泉的心脏像带着某种尘封的记忆,蒸出闷窒的声音。

他有好一会儿,才找回知觉,伸出手,用力的掰开及川的环抱。

在察觉到他目的那刻,及川的气息似乎都全部僵硬了。

“我以为你早就……”

岩泉把纸箱里的毯子拿出来,转身回头,看到及川的脸冷的近乎可怕。

 

“床给你睡,我去沙发。”

 

岩泉没看他的眼睛,抱着毛毯,擦过他的身边,只留下这么一句。

早就什么?

岩泉觉得自己应该把这当成一个笑料,可他连脖子上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他笑不出。

早就应该明白了?

还是早就原谅他了?

如果是这样的疑惑,那还真是抱歉,岩泉能回应的只有沉默,因为这两个问题对他自己来说,也是无解。

 

TBC

 

评论
热度(32)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