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一见钟情K922

>#翔叶#

>私设大量

>主要风格就是各种瞎扯和逗比(望天

 

01


孙翔这是第一次坐火车。

你们不要不相信,也不要笑,这真是个含水量为零干巴巴的事实。

他是家里的独子,家境殷实的过份,顺应时代的叫法,那是个小富二代,嘴里咬着金汤匙出生,性子里自然而然的就带了那么点儿傲气。可别看这家伙在外面一副狂霸酷炫拽的嚣张样,一回到家,进入他家老爷子的视线范围内,那绝对瞬间就像被大雨浇蔫了的小斗鸡一样,低眉顺目,规矩的恨不得吃饭夹菜的频率都喊一二一……好吧,这是夸张的手法,不过,情况也确实是八九不离十了。老爷子年轻时候有过一段不短的军伍生涯,岁数一大把了,先别说身手现在如何,那气场可谓是不威自怒的典型,孙翔同学简直就是被这气场从小虐到这么大的,其中的辛酸之处不足为外人道。

今年的六月他一路轻松的顺利考进了目标大学,一个假期都过得得意非常,转眼就到了要报道的日子。

S大并不是一个声名显赫的大学,在名校排名上也不温不火,但其建校时间颇有历史,更主要的是这个学校的医专特别出色,一直是权威的源地。他知道这是老头子的心愿,他没有对此什么叛逆心理,不管是什么专业,他都有把握学得优秀。而这个传闻里艰深的专业,对孙翔来说也是个刺激的挑战。

可孙翔同学双十年华,哦,还差一岁,十九岁花一样的年纪,虽然文武双全,一表人才,人见人爱……扯远了,总之这家伙就在要去学校报道的前这个节骨眼儿上,办了一件最不明智的蠢事,他和他家老头子闹翻了,本来还不至于特别糟糕,可他那可爱的老妈硬是在老头子都要熄火的档口,添了一句“你个老不死,小心我叫我家大宝贝今天晚上就坐飞机去学校!”,于是就立马被连着行李箱一起扔出了家门口……

当然,飞机什么的自然也没个坐了,孙翔看了看手里的火车票,这趟列车号可不怎么好,他不喜欢“2”这个数字……可这是今晚最后一张,他还是准备忽视这个小问题。

虽然这是他第一次坐火车,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孙翔表示对他来说这根本毫无压力!
所以当他终于从人潮里挤进车厢,开始寻找自己的铺位时,他还没意识到,漫漫火车之旅的噩梦和一个并不怎么美妙的邂逅正在前面翘着二郎腿等着他。

这个时候的孙翔只是在望铺兴叹。没办法,他的这张可爱的最后一张票,是个上铺……想他这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要塞进那么个空间里,简直就是不能不叹啊。

而且这个火车还是简易包厢式,就是除了外面那个框框门,可以说是个六人封闭空间。

从检票忙活到现在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尽管对那个丧心病狂的小空间很没信心,但他还是不太想像个傻叉一样站在过道里,他低头看了看床铺底下,左手边两个小姑娘看起来认识,一个下铺一个中铺,完全塞满了,一半空间都是大型超市袋子,散发着食物的强大气场。右手边,一对老夫妇,也塞满了,全是特产品,嗯,很好,孙翔略一思考,觉得自己只剩把行李箱扔上自己床脚的行李架上这一可行途径。
他收起拉杆,用手拎了一下,感觉还有点沉,不知道他那老妈都给他塞了些什么进去,他看了下周围,那个爷爷刚才去打开水了,总不能要两个女生或是老奶奶来帮忙吧,于是孙翔抓住最上面的横栏,踩上一节踩梯,一咬牙关,单手就把那个灰色的大行李箱拽了上去,可就在要成功之际,却也是他这只手臂的力量极限了,他感觉肌肉跳了两跳,完了,他心里叫糟糕,行李箱马上就要滑脱下去,他立刻想要赶紧叫下面的人避开时,突然一股力量从下面稳稳地拖住了这个差点失控的危险。

孙翔稍稍松了口气,就着这份力把行李托了上去,道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一个慢悠悠的声音从下面传了上来。

“我说小兄弟,你行不行啊,不行也别瞎整啊……你看看,多危险……”

孙翔感觉有一股火“噌”的一下就窜进了眼睛里,他立刻跳回地板上,对方的脸正好进入他的火线范围。

真是个让人火大的人!
真是个火气盛的小鬼啊……

两人在这对视的一瞬间,心里同时冒出这样的想法。

……

不过,这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一见钟情了吧。

 

TBC


 

评论(2)
热度(12)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