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奥金尼茨

#佐鸣#

 

说好的更新(和自己说好的。。

 

<<OR.01 OR.02 OR.03  OR.04 OR.05 

 

OR.06

 

这次较量持续了很长时间,并不是说鸣人的实力不如他夸下的海口,恰恰相反,就算是看不出其中技巧细节的人,也完全看得出鸣人在整个过程都是处在游刃有余的上风,尽管他手里只拿着那么一个滑稽的细杆子……

对面的大块头恐怕却是对这不敌的实力最清楚不过,在打架这方面,他不是什么新手菜鸟,差距悬殊他敢于承认,可这不代表他乐于承认……金头发的少年穿着最最普通的誓装,藏黑色的斗篷被胡乱的掖在腰部的束带里,而他的眼睛里却干干净净,坦荡透底,这不是一个在为了赚命而活的人,他的实力不是每天摆在死亡线上一步一步拼出来的,不用说他也明白,这清澈瞳质的背后,是这个人一出生就决定好了的幸运,只会接受羡慕的幸运。可交手时间越长,他反倒没了那股子羡慕,而是多了一种隐隐约约的佩服,他没那个命念过书认两个字什么的,不太形容得出那是什么感觉,照理来说,他们两个打了这么久,胜负早就摆在明面上,最开始他确实是揪着一口气不甘心被个小毛头压着打,可越向下打,他就越服气,不光是实力,更是金毛小子的态度,他从头到尾没有过一丁点儿因为对手弱于自己,甚至不在一个节档上,就放松打法或是百无聊赖,他始终用一种两个男人决斗的认真姿态在和他迎战,一次又一次,这让他有些触动。这是个可以改变所有,或许包括世界的人,如果他愿意的话。他在一记格挡之中看到那双蓝眼睛,恍惚又荒谬的想着。

最后停止这场没完没了的无趣较量的是一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少年,他只是平静的伸手攥住了那个正蓄势待发的勾果杆,他的出现悄无声息,好像在他这个动作前,没人注意到他什么时候走到了跟前。

“我们该走了。”他声音清沉的交代了这么一句就擦过两人走了出去,金发少年似乎有些意犹未尽,不过他没说什么,把那个勾果杆一扔,说了声,“再会啦!”接过后面一个大眼睛小孩儿递过的重型携器挂在后背上,两人也紧接着消失在大堂所有人的视野里。

“真是奇怪的组合……”大块头愣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

 

天还没大亮,尼尼斯城里最繁华的地段上,只有零星几个店铺开了店门,佐助三人走在拼接严整的石板上,显得这条主路更加宽旷。

城内的昼夜温差并没有外城荒地里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可临近黎明的这个时段里好像尤为的冷,鸣人把斗篷往身前紧了紧,打了个时间颇长的哈欠。他昨晚莫名其妙的跟着佐助找了半个晚上的旅馆,虽然进房间后几乎是倒头就睡,可这么早就又被揪了起来,想不打哈欠还真难……

“我说,昨天最开始找的那个旅馆好好的,为嘛非要换一个啊?”鸣人边眯着眼睛打哈欠,边有气无力的问旁边佐助,他的状态似乎完全没有因睡眠不足而有所影响,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嗯……严肃?严谨?鸣人不自觉的用虎牙咬了咬嘴里的嫩肉,在自己的神游里纠结起形容词来。

 

“你也不想被抓回去吧。”

 

“当然不想!!”

鸣人刚才还睁不开的眼睛一下子都睁了个老大,脑袋摇的坚定不比。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是偷跑出来的??”

“有很明显吗?”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发现已经换过衣服,于是不明所以的看着佐助。

佐助连白眼都懒得翻给他。

他是还想怎么明显!就差在脑门上贴几个大字“我是离家出走的贵族小子”了吧。

得不到答案的鸣人继续陷入了自己的神游。

 

三人往城郊走了一趟,再原路返回中心城区的时候,天已经亮透了。

鸣人前半段路走的完全没上心,回程就又恢复了好奇宝宝一样,和萨德两人跟在佐助身后,什么都要啧啧称奇,唏嘘一番。

现在时辰还很早,十字线上的主街却已经开始了一天的热闹。

早就在地图上记住了这城里的几个标识地点,佐助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尼尼斯的誓壁所在地。

誓壁只是对张贴雇佣任务单地点的概称,每个地方的誓壁形式都各有各样,像那些小城镇里根本就没什么誓壁,只有一块防雨的大木板,上面糊着一张又一张的雇佣单。

尼尼斯的誓壁建的很有大城风范,三面的石墙呈梯形立在他们面前,正面较窄的壁上雕突着手执宝剑,身缠人面鳞蟒的希沱女神。她是古神话里的战斗女神,西部人对其的崇尚程度甚至远远超过了主神马斯荷瑞。佐助靠近旁边的一面墙,认真的看起一张张雇佣单。

“小萨德,你知道这是谁吗?!”

“嗯……是艾多尔拉么?”艾多尔拉也是众神中的一位女神,只不过她的名字却是真正的家喻户晓,曾在大街巷尾疯跑的男孩儿有九成都说过“将来一定要娶一个和艾多尔拉一样漂亮的老婆”这之类的大胆宣言。关于她的所有描述都完美的可以,无论外貌还是品质。但她的身份却一直是个众说纷纭的谜,最普遍的说法是,她是主神马斯荷瑞的妹妹,还有一种呼声很高的说法是,她是马斯荷瑞的情人,恋人。毕竟这位主神并无伴侣。甚至还有一些激进的古学家说,她其实就是马斯荷瑞本人,因为神话里马斯荷瑞的容貌也是不可思议的惊艳,没错,记载所有神话的原籍里描写到他的外貌容止就用了这么一个词“惊艳”。

“哈哈!不对哦,这可是女神希沱!那你再猜猜她身上那条人面蟒!”

“……是,她的宠物吗?”

“哈哈哈哈哈哈!!”这回鸣人简直要乐的倒在地上,“斯赛听到这话,简直鼻子都要气歪了!!”

“斯赛?”

“没错!他是六魔之一啊,多帅啊,你竟然没听说过。在一次神魔战里他和希沱两人相爱了……”讲到这儿他仿佛无意识的顿了一下。

“于是,他们两个就都成了同类里不伦不类的存在……”

鸣人的语气里带上了不可察觉的低落,萨德奇怪的抬头看向他的脸,然后默默地握住他垂在一侧的手,紧了紧,两人就这么呆呆的盯着希沱意气飞扬的笑脸发起呆来……

现在还是清晨,除了他们三个,只有几个誓差在撕过期和已完成的单子,再把新接到的贴好。

佐助没闲情去管那边两人气氛如何,他仔仔细细的一张张筛选着面前的任务需求和雇佣金。

萨德现在根本没办法赚佣金。可他性格理智,从小生长的环境下,逃命应该会很快,而且情势判断察言观色都出色,把两人的全部家当都放他身上并不是没有过考量,如果他当时选择趁他们睡熟时带钱离开,他也不会意外,甚至会更为轻松,无论是多少钱都可以再回来,可有可无,可他选择留下,那就是条人命,是需要肩负的信任,和随之而来的责任。

可这或许也只是原因之一吧……他脑袋里突然浮现出第一次见到萨德时,他张着手臂拦在他面前,那两只眼睛里闪烁着炽热的求生欲。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要救他,还是只是借此来让自己获得救赎。

 

抛开这些不谈,有一点,佐助不得不承认,那就是鸣人出现的时机的确恰到好处。他一个人,连自己都饱一天饿一天,更别说再带一个没经过一点儿实战和训练的瘦小鬼。不是他能力不够,要是没点拿的出手的本事,他连自己都养不活,只是一个人的力量有限,鸣人的力量不在他之下,还是个主动凑上来的白痴,除了他那个身份让他觉着很麻烦,可眼下他没个选择。

那家伙估计对于离家出走这件事一点规划都没有,当然,自觉也没有。大摇大摆的全身上下都在散发着我是贵族这件事,他家里不知道是太宠他,还是相信他的实力,发现他的行踪竟然也只是找人随便跟着而已。

这实在不像大家贵族的做派,昨晚经过那场骚动之后,他们一转出去那家旅馆没多久,佐助就发现有两个人不远不近的跟在附近,路数不高,很轻易就能察觉,不知道是一路就这样跟过来的,还是到这个城后另外联系的人。如果是前者那他真要重新评定一下那白痴智商的下限了……不过,他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至少在昨晚之前他并没有感到任何被跟踪的迹象。可即使这样却更让佐助觉得有些麻烦。这说明对方,也就是鸣人背后的监护人对于掌控他的行动有足够的自信,自信他的联络点可以遍布鸣人能去的任何一处,同时他更自信他了解鸣人。

似乎是接触到了不得的势力了啊……当然,这只是麻烦点儿,并不棘手。对方自信的盲点正是佐助,昨晚暂时甩开了那两个人,恐怕鸣人身边多了两个人的情况很快就会传回联络网顶端的耳朵里,他必须在传达的这个时间段间,彻底脱离对方的视野,只要岔开这么一步,再想在整个大陆范围内找到他们可就不是什么容易事了。而同样,如果过了这个机会,事情怕就真变得棘手了。鸣人单就那个脑袋都辨识度太高,佐助可不觉得以后都得在监控下的感觉有多愉快。

他把所有的单子都大概看了遍,最后目光选定了其中一个。

“哎?!!是你们!怎么你们也是誓者?!”一个大嗓门在誓壁间震了两三圈。

“是你!昨天那个大块头!哈哈,没错,我们也是誓者!”

还真是一唱一和,他恐怕现在还不太清楚誓者到底是干什么的吧。佐助伸手把看中的那张雇佣单揭下来,转头看向顿时变热闹的声源。

“我叫汉克,你也可以直接叫我大汉克,熟悉的人都这么叫我!”经过昨晚的较量,他对这金发小子好感度爆表,正郁闷连个名字都没问到,结果今天就在这儿碰上了。

“我叫鸣人,这是萨德……哦!还有那家伙,他叫佐助!”看着佐助正走过来,他随手向那边横了下拇指。

大汉克向已站在他对面的黑发少年点了下头,然后看到了他手里刚揭下的单子。“是地下迷宫的蝴蝶香脂啊……”他突然拍了拍佐助的肩膀,示意他借一步说话,他觉得这个叫佐助的少年会更理智,他接下来的话要是被鸣人听到,恐怕一定会适得其反了……

“小兄弟,我可是先提醒你……”

“我知道。”话刚开个头就被截断了。

汉克有些吃惊的看了眼佐助,但只是一眼,就马上咧了咧嘴,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牙。虽然表现得完全不一样,这人还真是和鸣人一模一样啊,都一样的张狂。

不过明明是这么不切实际的狂言,却又忍不住觉得,隐隐还是觉得,他们真的能做到啊……

“那就祝你们好运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直说,别的我不保准,对这尼尼斯可比我家后花园还要熟个几百倍!!”

“那正好,我想要件携器。有合适的地方推荐吗?”

汉克没想到佐助会接茬,而且几乎是立刻,这让他觉得他就在等着他扔出这句话来。

“什么品阶?”

“越高越好。”

汉克再一次被这口出狂言的家伙噎了一下,“地方倒是有……”他舔了舔嘴唇,眼神有些犹豫。

佐助示意他说下去。

“可是,那老家伙要价太过凶残,你们可要确保你们带够了金子。”

佐助闻言却丝毫不为所动,只平静的吐出两个字,“带路。”

 

那真不是一个好找的地方。大汉克带着他们三个离开誓壁,却不是向经商区。穿过中心带,他们最终停在拥挤老旧的木架子排楼中的一幢时,已经用了半个时辰。

“就在这上面三楼,我就不上去了……”大汉克有些抱歉的摸了下鼻子,表情纠结,好像想到了什么难受事。

佐助点了下头,算是道别。

“那再见!有机会还会再见的!!”鸣人这一路都有点茫然,不太知道到底要去干嘛,不过这回总算是看明白大汉克要走了,过去拍了他两下肩膀。

汉克没说话,笑着挥手就原路回去了。

 

“我们是来干嘛?”

年久的楼梯板踩在脚下嘎吱嘎吱响个不停,空间里又黑又窄他们三个只得前后向上走。

“大概是要买件……携器?”

回答鸣人的却是萨德,尾音里还带着奇怪的问式。这不怪他迷惑,因为他不觉得佐助大人和鸣人需要换携器。

佐助在前面不动声色的挑了下眉,这可真是发现了不可多得的能力。现在这种情况下,萨德能猜出他们的目的,原因大概只有一个,他可以感受到元素的存在。

绝大多数的人类并不具备这种力量,或者也可以说是天赋。因为在这极小的一部分人里,这种感知力几乎都是与生俱来,偶尔有在环境,或自身身体和精神的刺激下中途转变的,也只能说是属于能力的觉醒。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墙之隔的地方有一团正燃烧的火,如果没有气味、声音,或是感官上的热度传来,普通人类无法知道有一团火在自己如此之近的距离,可有感知火元素能力的人却可以轻易的知道。

基础元素只有风、雷、火、水、暗,这五系,至于它们其中的转换和细化进阶就和人类无关了,因为人类就算拥有这力量,也只是在自身能力的基础上加以运放,归根结底,人类是无法利用元素成为武器的,它们对于人类来说只是一个战斗的辅助罢了。对普通人来说,如果在携器上嵌上块元素宝石,对实力其实没什么帮助,充其量只是不懂行的人花大价钱寻了个炫丽的花样而已,说不定反倒会添累赘,而对于可感知元素的人,则是可以把这辅助在自己的天赋范围内发挥到接近最高的限度,当然,这前提也得是你发现了自己的能力,也不是每个人的能力大小都一样的,有的人这能力弱到可能一辈子都没察觉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感知者正常来说都是单系感知,从这种特殊体质被发现到现在,也就只有一例双系感知,而且这个人在奥金尼茨大陆上,恐怕除了扎克没有不知道的。为全人类带来一个真正属于这一种族的光明纪元,成为奥金尼茨大陆上有文明可考的三千余年后第二个统治种族,埃特尼特下制高点的第一个人类拥有者,人类的第一位国王,耶伦一世。这个从被纪元前的所有种族视为最弱种族走出来的人类,从混战中夺得王位,在择王者手中接过冠冕,即使王朝不断更迭,可时至今日,森筑里流着银色龙血的红宝石王座上坐着的依然是人类,这个男人的具体资料已完全无法考实,毕竟他是在现在的儿童初级史本里都是被神化后的传说人物,可只有双系感知这点似乎是完全没有任何争议的。

佐助自己可感知火元素,是他有记忆以来就知道的事,这是族内的血脉继承,所有冠以相同姓氏的人,无一意外。而萨德才真的是千万人里的那个幸运几率,看样子他现在还根本没察觉到自己所拥有的不同能力,他年纪还小,而且之前怕是一直都处在被奴役、被各地倒卖的完全弱势阶层,每天能想着的事大概也只有怎样活命和出逃。

不知道他可以感知的是哪类元素……

所有被器匠用各自独特的秘技融进携器的元素,都会抛弃原本的自由形态,像流进容器的液体,呈现出携器的形状。佐助之所以可以在这样的距离里轻易感知到在上一层的矮阁楼里所有融进火元素的携器形态,并能准确判断它们之间的力量差距,是他从小就被要求训练这种能力,在加上这几年里的历练,能有这样可以说已是高级别的感知力,也再正常不过。而萨德可以轻易达到判断元素形状这种程度,除了天赋异禀,他现在还真想不到什么别的理由。

踩上最后一节楼梯,佐助象征性的敲了两下面前的木板门,推开它走了进去,上面挂着“在售”的铜质铭牌晃了晃。

不大的一块地方简直挤满了携器,连墙壁上都密密麻麻的挂着长短刀,弧高不同的各类弓矢,甚至还有一些精巧防具,眼应不暇。

“有什么需要可以自己先去找,不过,你们最好带够了金币。”

沙哑的男声从一角被堆得老高的携器原料又或是废料中传出来,连脸都没舍得露出来。

真是个古怪的人。鸣人在心里念叨,同时把刚才爬楼梯因为热扯开些的领口又系紧了,“怎么有点儿凉嗖嗖的?”

的确,现在这个时刻,太阳已经散了足够的热量,尤其是在西部这样的环境里,这房间里竟然燃着小壁炉,炉膛里的火焰噼啪作响,他们站在这儿却感到湿度很大的凉意。这些携器里恐怕大部分都是水系,比重和浓度高到他们这些对水元素没有感知力的人都可以像感受自然状态的水特质一样有了最直接的触感。

“萨德,你去挑一件。”

萨德被好像突然降临到自己身上的这句话意外了一下,不过没有太多。立刻乖顺的转身走向那堆携器。

今天一大早他们就往城郊去了一次,被告知佐助大人他之前接的任务已被人抢先了。这结果完全可以预料,途中遇到自己和鸣人时,时间怕是就已经赶不上预计了,鸣人身手厉害,会添麻烦的可能只有自己,虽然还不知道具体行程,不过从誓壁到被交代这么一句话,目的却是再明显不过

——他们已经选好了新任务,而且没那么轻而易举的赚到报酬,到时候他不能连自保的应手携器都没有一个。

萨德小心的翻找实用的携器,而鸣人在旁边添乱,当然,美其名曰说要帮忙,而在佐助看来就是在添乱。他们时间不多,他想了一下,提醒萨德,“别只用眼睛,好好感受一下,挑一把你认为力量最饱满的。”
他暂时还不知道萨德的感知种类,又有其他人在场,直接引导和询问都与暴露能力无异,选择还是只能由萨德自己来决定。

萨德犹豫一下,然后闭上眼睛。他现在还没办法一心两用,干脆隔开眼睛先入为主的干扰,专心去执行“感受”这个词。
他原地站了一会儿,慢慢调转方向,像梦游一样走向了壁炉,鸣人奇怪的看着他,可萨德却丝毫没有迟疑,越靠近速度竟越快了起来,鸣人吓得在他马上就要扑进火里的时候伸手把拽了回来。

“喂!小鬼!你是想自焚吗?!!”

佐助也皱起了眉毛,难道他的感知系也是火元素?肉眼可见的元素形态,就像壁炉里在燃着的火一样,自然也是可被纳入感知范围的,二者区别微小,可只要对自己的能力有认知,完全可以分开……是因为萨德第一次做有意识的感知的原因吗?他看向那个壁炉里的火焰,而只这探究的一眼,却马上发现,他想错了。

 

那壁炉里的确有着这间阁楼里所有火系里最汹涌的火元素。

藏匿在自然元素的屏障里。

高涨的炉焰中,燃烧着恐怖而惊人的力量,就像传说里那被诅咒的火焰,无所顾忌,天真与邪恶的并济。

可他以为那只是传说,只是故事而已。

复仇者尤里的携器,那把只在绘卷里见过的双手剑,现在却静静躺在他几步之前的位置上。

 

TBC.

 

>>

 

评论(3)
热度(4)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