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无法自救的​TreaclyBetrayal

  • > #及岩#

  • > TreaclyBetrayal*甜蜜背叛

  • > 不要吐槽这个蠢到爆的傻X标题orz

  • > 背景可自行脑补,未来/架空都可以ww

  • > 私设大量请小心

     

无法自救的TreaclyBetrayal

 

chapter. 01

 

自从整个世界都打散了曾经各国独立的固有制度,高度一体化以来,几十亿的人口反而更像了一盘散沙。由于没有了传统意义上的领导者,个人意志的分歧化自由地演变成了疯蔓增多的党派之争。每过一个夜晚,世界上就会诞生全新的党组,同时也会有吞并和消亡。而所有党争的金苹果都无疑是进入WPF*(World Peace Federation世界和平化联合组织)的十人裁决首位,无论是善意的,贪婪自私的,偏激邪恶的,还是无聊的野心之类,这与大多数握有一票选权的人无关,他们关心最多的大概还是物价,房价,和油价。而这当然也与现在的岩泉一无关。
他悠闲的把猫咪造型的咖啡杯凑到嘴边轻抿了一口,说实话,他不太爱喝这玩意儿,但打发时间的过程中他不知不觉已经把第二杯喝得要见底了,胃里有点儿发胀,他的手却习惯性的又端起来喝了一口。

这是一家不太大的女仆咖啡店。可即使他陆陆续续来这喝咖啡已经有两年多了,每回走进来还有被热情洋溢的喊一声“主人”的时候,还是不自然的有点儿尴尬……

咖啡店的店长是一个金头发红棕色眼睛的成熟女人。由于人手不够,她有时候会在店里帮忙,可穿女仆装却从来不系揠着花边领子上的丝带,一弯腰就能看到令人血脉喷张的景象,正因为这样,即使她总是记错餐名,传错座位,也可以轻易就被那群男人原谅。

岩泉一的手又伸向咖啡,在触到把手的时候顿了顿,又缩了回来。

赛必虽然是个小型经济区,可却是因地理位置佳而闻名于世界的度假胜地。温暖宜人的气候和处处清新恬致的景色,是赛必得天独厚的口碑优势。
现在已接近黄昏,这里的日光还是充沛得令人惬意,玻璃窗上已经褪成粉色的猫爪形贴纸在这种复古的黄调里呈现出闪闪的光泽。

店里现在只有他一个客人,和那个倚在窗户边正在玩手机,叫泽美的黑头发女孩儿。谁知道她又是不是真叫什么泽美呢,就像金发的性感女老板只告诉他,她叫“Servan”一样,他甚至不知道这会不会只是一个对他临时捏造的名字。可他没什么兴趣知道,也没立场知道,因为

Servan不光是这家店的老板,同时也是他的老板。

既然你知道了这个世界已是由大小纷杂的盘旋党争构建支撑着,那你必然要知道,所有的关于权势利益的斗夺都是会流血的,就算表面再光鲜,矫饰的和平再完美无痕,这道貌岸然的背后所砌浸的黑暗,牺牲,和血腥气就越重。
岩泉不知道自己是否算是已经麻木了。这对于他来说只是个选择,从始至终,无论原因为何,一生只有一次的选择,大概。
说的明白点儿,他就是个接钱揽活儿的非法人员,说得酷炫一点儿,他算是个有组织的雇佣杀手。

概念简单明了。

他最开始接的都是私单,报酬低,善后保障没有,装备也差,他还算幸运,在死亡线上晃了两年之后,也就是他十八岁那年,由于消息打探有误,在心脏上面的位置被突然而至的保镖开出了两个血窟窿。他那时候可能是年纪小,想的少但是胆儿特大,不在乎活着死了的问题,被追到没路跑的他直接翻进了一辆货车里,然后昏死了过去。
再醒时,他就接到了这个地方的橄榄枝,他们救了他的命,他用余生为他们卖命,一切都顺理成章。

而今天他百无聊赖的在这儿等上一下午的时间,也是因为任务需求。

他们传换信息的方式只是通过一个粉色信封。这是这家店的一大特色,在送上点餐的时候,都会留下一个粉色信封,里面放着店内女仆写给客人的话,或撒娇或鼓励,花样时时翻新。当然,岩泉的卡片却和这些完全不搭边,除了第一次和这一次他看到了字以外,其余每次他的卡片上只有指定任务的输入码……

第一次时,算是“入门”引导,上面写着

——“初次见面,我是你以后的老板,当然时间长短会看你的表现。来,男孩儿,表情放轻松okey?没人读情书时是你那副表情。抬起头,对,金头发的就是我,好了,我们继续,下面是你第一次的测试输入码,别想着问我问题!哦,真糟糕,我简直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没写过这么多字了……好了,最后祝你好运boy~”

岩泉看了看在最下面的数字加字母的乱码和一个“servan”的署名,收好手里的卡片推门离开,放心,这个店里收到卡片的所有人都会这么做。结果,他在打开临时栖身的公寓那个完好无损的锁后,发现屋子中央亮着一台陌生的新电脑。上面只有一个图标,名字是两个英文字母“TB”,他点开后,只弹出了一个输入框,把那串乱码一输进去,他的思路倒是一下子清晰了,这台电脑恐怕是和总部处理机单路连通的安全机,输入码都是一次性的,完全没有后患,这样全套的保密工作,让岩泉毫不怀疑他现在所接触到的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而第二次,也就是这一次,他却再一次看到了字,甚至没有输入码, “你的新搭档今天会上线~等待。”

于是他就在这儿,一杯接一杯的灌着咖啡等到了现在……

他不是有很庞大耐心的人,这点让他在和这个新搭档见面前,就滋生出了坏印象。可又觉得这种情绪有些不太好,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想。

玻璃推拉门的小铜铃就在这时“叮铃铃”的响了两声。岩泉在意识清晰前条件反射就扭转脖子看过去。来人身形很高,至少在他之上,他在心里为这无聊的比较耸了下肩膀,对方逆着光线,他小幅度的眯起双眼,试图看清他的样貌。

“呦~”

对方逐渐走近。

“哎……?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对方的脸已经完全在岩泉的视野里袒露无疑。

现在,他丝毫可以不用去对这个声音轻佻的搭档控制什么坏情绪了,他想。

 

这个人他认识。

不。岩泉磨了下后牙关,岂止是认识。

“真是好久不见,及川彻……”

 

六年了吧。垃圾川。

 

TBC.

作为首章好像有点少哈。。/望天/

 

评论(3)
热度(19)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