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幸好

#伞修#

 

01/

他梦到苏沐秋死了。


02/

梦里的画面没有多冲击,没有喷涌的血浆和眼泪,只有他自己站在空旷的街道中央,哪怕匆匆的车流和鼎沸人声在他身边穿梭而过,他也只觉得空旷。

心里空落落的疼得要死。

苏沐秋死了。在梦里他这样向自己坦诚。

然后有风愈演愈烈,从胸腔里卷进鼻翼,窒紧了他的呼吸。
他在这样的闷压中一声不响的睁开了眼睛。

窗帘缝隙里抖落的微弱晨光在背对着他的方向,一丝一缕的,顺着瞳孔钻进他的肺叶里,一瞬间竟恍觉如第一次接触尼古丁时的热辣感。

赤裸的上身被背后的人紧紧拥环紧压在舒缓起伏的胸膛上。

叶修左侧的心脏悬空,失重之中剧烈的收缩,再膨胀,把五脏六腑几要碾挤成了一团,直到右眼里的腺体在被逼的走投无路时让一点湿热洇浸在柔软的枕头里,悄无声息。

幸好。

他把手臂轻轻覆在苏沐秋环在他身前的手臂上。热度,脉搏,任何能让他安心的理由。

幸好只是……

一个梦。


03/

叶修在买好早餐后,又特意绕了一条街去买那家的招牌小点心。要知道这东西可是往常他对苏沐秋开启嘲讽的主攻对象,每次苏沐秋都会偷偷躲开他再一脸幸福的把这梦幻少女型的点心送进肚子里。而这次他主动给他买回去,完全可以想象那家伙的脸会有多“梦幻”。叶修勾了勾嘴角,晃晃荡荡的开始往回走。他为自己找了个合理的理由,就当是作为做噩梦的心里安慰了。

开门进屋的时候,苏沐秋正双眼涣散的刷着牙,那状态如果下一秒就折倒在马桶盖上昏睡过去,叶修也不会感到一点儿惊讶。

等叶修把自己那份都要解决完了,他才磨磨蹭蹭的坐过来。

“老叶!!”

“……别告诉我,这是你给我买的!!”

“咋了?感动不??想不想大哭一场??”

苏沐秋迅速换掉惊疑的表情,翻了个大白眼给他。

他小心翼翼的拆开那个粉色盒子,当然,这个小心翼翼是指他怕受到什么意外的人身伤害……

直到苏沐秋已经吃掉了大半个那里头的东西,他不可思议的表情还是稳固如初。

“这不正常。”他肯定的做出结论。

“那你说怎么才算是正常?”

“至少里面有颗定时炸弹!”


这回轮到叶修的白眼了。


不过他说的也不无道理,虽然没那么夸张,但是正常情况下他确实不会去买那玩意儿。

“沐秋,其实我做了个梦。”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叶修看着对方开口。

“我梦到你死了。”他此刻的声线冷静,苏沐秋叉蛋糕的手不着痕迹的顿了一下。

“唔……然后呢?你哭了没?”但他马上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欠揍模样。


“嗯。哭了。”


苏沐秋的表情一下僵在那儿,有些不知所措的放下了手里的叉子,他不知道是因为没想到叶修真的会哭,还是没想到他竟会直接的坦诚,但他知道叶修没在开玩笑。他摸了摸鼻子,觉得有点难过。好像在自己没心没肺睡得正熟时,叶修独自承受的噩梦也有了他的罪过一样。

他起身走到他旁边,弯腰亲吻了下他的嘴角,然后又咬了两口叶修的下嘴唇,“阿修,我是不会死的……”

“噗。”尽管苏沐秋这句话说的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可叶修还是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不是!”苏沐秋显然也立即意识到了这句话里的超级口误,连忙解释,“我不是说我永远都不会死!我的意思是……”
他停住了话头,耳根有点儿红,不知是为刚才的话而恼的,还是为接下来还没出口的话。

“……我不会在你之前死的……”他继续承诺道。

“我承认咱俩之前的比赛是你赢的比较多啦!可是这件事我可绝对不会输给你!!你就老老实实的等着牙都掉光了,然后躺在床上看着我继续生龙活虎的守着你闭眼睛吧!!”

叶修没再说话,他双手环向苏沐秋的腰背,让脸紧贴在即使隔着一层T恤也能感觉到的发烫的胸膛上,心脏的位置。

“好。”有好半天他才静静的回应,混合着砰砰的心跳声,勾起嘴角。

“我拭目以待。”


04/

滴答。

滴答。

脚底下的瓷砖纹路在视线里扭曲缠动着,最后又重新静止。他看到自己的手指紧扣在一起,关节发白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手术室上的红灯一下子变暗了。

叶修松开手指站起来,耳朵里有嗡嗡的杂音一直在吵嘈不宁。


“……抱歉……”铺满视野的白色,露骨而狰狞。


“什么?”他甚至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可他看得见,看得见那张嘴里,说的“抱歉”,看得见他如一条白色的影子,冰冷的宣判着死刑,推搡自己摔进深渊。


05/

外面的天还没大亮,叶修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挣扎着吸进两大口气。

“幸……”

“好”字却突兀的折断在舌尖上。

幸好什么呢?

叶修从床头的烟盒里摸出一支烟,手却在打火机上滑了两下才把它点着。

他就这么坐在床上,安静地抽完了一整根烟才起来穿衣服,等全部都收拾好了,准备出去时,天已经亮透了。

今天是兴欣对轮回的最后一场。

他手搭在门把手上,停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抚向了自己的眼睛。干涩,还带着清晨的浮肿。

果然啊……

他忍不住轻微苦笑。

不是在梦里的话,连眼泪都流不出来啊……

不过幸好。

幸好我还能梦到你。

叶修打开门走了出去,嘴角勾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嘲讽弧度,在晨光里散漫而又,寂寞。

“沐秋,你又输了。”



End.



评论(5)
热度(17)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