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ma

I'll be the roundabout

第二定律

>#御泽#

>觉得实在不适合圣诞贺,所以就脱手放了要是某人手里存不下货


-引

任其自然就能自动发生的过程,即为自发过程,其特征为不可逆性。

如果借助外力使自发过程逆转,系统有可能恢复原状,但必定会留下不可逆转的影响。*[注]


-01

御幸趿着拖鞋走向淋浴间,他的脑袋里一阵阵抽痛。

水很热,可他没有去调温。冒着热气的水流砸在他后背上,他竟觉得有些凉。可能是太热了,才会产生这种错觉。

太热了……

他的眼泪混在其中爬到脸上的时候,他惊了一下,好像有些瑟缩,不过他的手掌僵硬的垂在身侧,没去摸上眼睛。

泪腺里默默涌出的液体好...

奥金尼茨

#佐鸣#

>目录


OR .07


“嗯————,现在也很像样嘛!”鸣人绕着萨德转了两圈,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嘻嘻……”萨德摸摸自己脑袋上那堆乱糟糟的栗色卷,傻兮兮的也冲着鸣人笑。

他背上背着的俨然正是那件双手剑。剑身漆黑,剑柄上盘桓着细密繁复的古纹刻,里面流淌的红色的宝石光泽,一个艳丽,一个暗淡枯涸。在厚韧的甲牛皮鞘顶端上有个勾烙的金盏菊纹样,那是复仇者尤里的族徽。当然,现在早已不会有人再用这个徽样了。它已是不祥的象征。


两把剑并没有太长,比断肋还要短上一截,是普通剑类携器的长度,可萨德身量还没长成,又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背在他...


>#御泽#
>#美雪生贺#

>交往前提
>现在真是不止肉渣码不出,连挤个汤都费劲了
orz(御泽不足,自己投喂自己

灵感来源于重温七集(大概?)时,荣蠢小天使被袭击后在半空中挣扎的小脚丫!形状超美味!!(你才是变态吧——



“我可是再警告你一遍!不许在我的寝室乱来!!我两个小时之后绝对会回来!!”

仓持已经走出了好几步,结果又“留恋”的倒回来,对倚着门框正准备关门送客的御幸瞪着眼睛强调。

“是是是!”

这话你都循环了三遍了……

御幸嘴上答应的老老实实,手上却拼命使劲儿把仓持从门缝里挤了出去。

“……世界终于清静了……”他表情严肃的感叹了一句,然后立马就换上一副坏笑的脸。

真是期待啊……

荣纯看到...

无法自救的TreaclyBetrayal

>#及岩#

>一切地点人名都为随意捏造,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chapter. 01


无法自救的TreaclyBetrayal


chapter. 02


“小岩不要再生气了嘛~我们毕竟六年都没见过了不是?光线又那么不好……一下子没认出来也很正常啊!”

聒噪的家伙从认出他开始,就不停的用那种恶心的腔调在他耳旁絮叨个没完,真是不知道他哪只眼睛看出他生气了。

岩泉一丝毫不给他这个所谓的新搭档面子。也是,只是强忍住想要揍他的冲动就已经很困难了,那还有什么闲情去搭理他。

他在黑暗中摸索出公寓门钥匙,这种还用金属钥匙来开门的...

奥金尼茨

#佐鸣#


说好的更新(和自己说好的。。


<<OR.01 OR.02 OR.03  OR.04 OR.05 


OR.06


这次较量持续了很长时间,并不是说鸣人的实力不如他夸下的海口,恰恰相反,就算是看不出其中技巧细节的人,也完全看得出鸣人在整个过程都是处在游刃有余的上风,尽管他手里只拿着那么一个滑稽的细杆子……

对面的大块头恐怕却是对这不敌的实力最清楚不过,在打架这方面,他不是什么新手菜鸟,差距悬殊他敢于承认,可这不代表他乐于承认……金头发的少年穿着最...

无法自救的​TreaclyBetrayal

  • > #及岩#

  • > TreaclyBetrayal*甜蜜背叛

  • > 不要吐槽这个蠢到爆的傻X标题orz

  • > 背景可自行脑补,未来/架空都可以ww

  • > 私设大量请小心


无法自救的TreaclyBetrayal


chapter. 01


自从整个世界都打散了曾经各国独立的固有制度,高度一体化以来,几十亿的人口反而更像了一盘散沙。由于没有了传统意义上的领导者,个人意志的分歧化自由地演变成了疯蔓增多的党派之争。每过一个夜晚,世界上就会诞生全新的党组,同时也会有吞并...

一听前奏就一个忍不住想送给蓝雨溪边的黄烦烦=ww=

奥金尼茨

#佐鸣#


<<OR.01 OR.02 OR.03 OR.04


OR.05


身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佐助闭着眼睛没去理会。

“喂,你到底叫什么啊??我总不能一直这么喂喂的叫你吧?!”

静悄悄。

鸣人蹲在那儿等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对方不是在琢磨什么,而是压根没打算理他。他两条眉毛一拧,感觉特别不满,鼻子皱得老高,立刻就要锲而不舍的问个清楚,结果一个音还没等飘出来,对面的家伙却突然睁开了双眼,鸣人吓得一口气憋了回去,这家伙的眼睛可真黑啊……他脑子里没由来的蹦出这么句话。佐助可没管他脑袋里想着些什么,他轻巧旋身,伏蹲在围墙边上,另一...

奥金尼茨

#佐鸣#


<<OR.01 OR.02 OR.03


OR.04

“原来是用来吃啊!!怎么不早说呢!我也拽回来一只不是?!”那个金头发的白痴嘴里嚼着一大块肉含混不清的说着。

佐助只垂着目光看自己面前的火架子,手里扦着的肉也吃得仔细,完全不像饿了两三天的样子,这与他的习惯有关,而且胃里空了这么长时间,一狼吞虎咽吃进去恐怕立刻就要呕出来。

这肉倒是没什么怪味,反正他现在基本也尝不出来到底有什么味道,嘴里咬这几下跟嚼着块热胶皮没什么区别,还不知道吃完这东西会不会中毒,至少他之前可从来没听说有人把扎克这东西烤了吃的……

“你吃饱了么?我这里还...

奥金尼茨

#佐鸣#


<<OR.01

<<OR.02

OR.03

向西走的路愈渐荒凉,到处是黄沙匍匐,干燥的风持续不断的打着旋,带着发凉的温度,劲头上来的时候,夹着沙子砸到人脸上,佐助连眉毛上都粘结了一层厚厚的沙壳,而到了晚上就更是冷的吓人,幸好路途中有零星的古建筑,躲进里面可以无虞的过上几夜,不至于毫无知觉的被晚上彻骨的冷风冻死荒野。或许千年以前这里也曾繁华,也曾有令人赞叹的文明,可随着自然的迁徙,大陆上的征战,这些曾经或许宏丽的建筑群已经被风沙摧磨得只剩下断垣残壁,只有依稀的轮廓和石壁上精细的花纹还在诉说着它有过的繁华往事。

古事的确令人感慨,可佐助无...

2 / 3

© Vima | Powered by LOFTER